【all叶】谁给你的巧克力?(3)

#安安静静写自己的东西#

#谨记初心#

#每天写一点东西练练文笔#

#前期流水账的情敌修罗场#

#就算没有热度也要写完#

#这是一个讲故事之人的态度#

#写故事之人,难免自傲#

#不参与热度作死,因为我不是太太#

#从来没考虑过后果,撕我出圈子,我也不靠它赚钱#

#有黑必有粉,谢谢爱我的你们#

3

霸图的经理等来等去都不见有人来找他。公会部的人刚刚拿了份计划上来,上午的事情太多了,导致他根本没时间下楼去训练室。

他拿着手机左思右想,霸图有个韩文清,根本没人敢在训练的时候接电话。他把手机塞在自己口袋里,刚想出去的时候,门就被敲开了。

“听说你找我?”韩文清进门的时候,始终保持着一张钱包脸。他后面还跟着张新杰和张佳乐,霸图经理甚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不是林敬言吗?你怎么回来了?”

林敬言推了推眼镜:“回来看看他们,顺便跟他们说点事。”

“我也跟他们有点事要说,就是不知道我们俩说的是不是一件事。”霸图的经理微微一笑,他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桌上有一份文件:“我已经打印出来了,你们看看吧。”

第一个接过来的是张佳乐:“什么玩意啊?居然让我们一起过来,这都够凑个全明星了。”

张新杰和韩文清没有讲话,他们在等张佳乐看完全文。张佳乐看得很快,几乎是一目十行,但他把文件翻完并没有直接递给旁边的人,而是又看了一遍。

直到张新杰貌似有点不耐烦了,他轻轻碰了一下张佳乐的肩膀,张佳乐像是被打了僵直弹一样开了口:“这是真的吗?”

“还能有假不成?”霸图的经理从裤袋里有掏了一包烟出来,他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烟,“这事我可是千确认万确认过了。”

张新杰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经理,经理被张新杰那个柔媚的小眼神吓得连自己的烟都拿不住:“联盟应该不可能干那么缺德的事,我觉得也是真的。”文案已经在张新杰手里了,张新杰明显是看完了,又把它递给了站在一边的韩文清。

“一部分退役选手也被召回来了。联盟这次花了血本了,除了国家队、全明星,还有部分人气选手也在。”林敬言笑道,“虽然不知道他们想干嘛,但我总觉得很有意思。”

“叶修也在?”

韩文清说这话的时候,他声音压得有点低。他接过张新杰手上的文案,却连看都没看:“叶修那家伙也在吗?”

“在啊,冯主席钦点的国家队领队。”霸图经理被韩文清一拳毙命,他现在满脸一个大写的懵逼。“话说你问这个问题干嘛?”

以前嘉世和霸图是两家敌对俱乐部,斗神一叶之秋和拳皇大漠孤烟不管在网游见面还是职业联赛见面,一见就打个不可开交。现在操作斗神的叶修转了个俱乐部,自己组了个兴欣,兴欣就又成了霸图的敌对俱乐部。比赛的时候,叶修总能听到场上那激动人心的“韩队!干死他!对!干死那个叫叶修的家伙!”

叶修入场都不敢一个人走进去,生怕哪个霸图极端分子给他扔水瓶子。

“那就好,这文件我就不看了。到时候我听联盟和俱乐部安排就好。”韩文清挥了挥手,他转头看了一眼林敬言:“你的宿舍还没被撤掉,你也带了换洗的衣服,那就住着吧?”

“正有此意。”林敬言再次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蓝雨的一天从喻文州温柔的敲门声中开始的。

黄少天起床的时候,他房间的窗帘没拉上,微暖的阳光照在他完全露出的肚皮上。并不是所有的游戏死宅都跟叶修那个虚胖的家伙一样,打游戏需要体力。所以黄少天的身材不错,有点古铜色的皮肤,腹部居然还有腹肌。

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枕在了黄少天的腰上。

蓝雨的未来,卢瀚文小朋友把头枕在黄少天的肚皮上打着幸福的小呼噜。他似乎正在做梦,嘴角还有一丝口水的痕迹:“叶修前辈……你等等我……”

放在床头柜上的笔记本电脑已经自动关机了。门口喻文州还在有节奏的敲门:“少天,你醒了吗?昨晚小卢是不是在你房间里睡的?”

黄少天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把卢瀚文的头给移到了真·枕头上:“是,我醒了,小卢还没醒。”

他们口中的小卢同志翻了个身:“前辈……等我长大……”

蓝雨的未来是一棵歪脖子树。

昨晚叶修这么评价了卢瀚文:“这孩子是肯定进不了小天使组了。你看看你们蓝雨,一个手残心脏,一个机会主义话唠,还有一个关键先生,而且还是个基佬庙,你说你们的未来还能好到哪里去?”

“没姑娘怪我们喽?”回叶修这句评论的是叶修嘴里的“关键先生”宋晓。他一拍桌子,看起来意气风发,“叶修前辈,我们蓝雨的未来怎么不能好了!下个赛季,冠军肯定是我们蓝雨!”

耳机那边的叶修轻轻笑了。

叶修的笑有种魅惑的味道,他长期抽烟,他沙哑的青年音让许多少女为他沉沦。他的轻笑就像是在耳边吹过一阵风,柔柔的,但又些许撩人。“只是说了一个大实话而已,咱们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

而喻文州也笑了:“宋晓,叶修前辈他看不见,你动作别这么大。这东西被砸坏了,可是要赔钱的。”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拿着自己的耳机:“前辈,你也别老开他们玩笑了。被他们当真了怎么办?”

黄少天摸了摸小剑客的脑袋:“先是跟我抢蓝雨核心地位,然后还要跟我抢叶修……你真是越来越有胆了,瀚文。”

喻文州从门外探头进来:“少天,我先去传达室一趟。刚才有一通电话,说有我们包裹,我去拿回来。你记得要叫醒小卢,错过早饭可不太好。”

喻妈妈又叮嘱了黄少天一遍,才放心下楼。

李远刚从家里过来。他家就在本地,他在蓝雨也有单人宿舍,但他有一部分时间也会回家休息。他刚从公交车上下来,就看见蓝雨大门旁边的传达室里,他们的喻队长好像抱着什么东西走了出来。

走进一看,居然有三个箱子。

“队长,早上好。”李远赶紧跑过来,他本来想帮喻文州一起抱箱子的,喻文州却摇头示意不用帮忙。“你赶紧上去吧,我估计少天他们也都起了。要是没吃早饭,食堂里还有吃的。”

“队长,这玩意是什么啊?”李远看了一眼喻文州手里的箱子,箱子已经挡住了喻文州向前走的视线,所以他走得有点慢。李远不顾不让帮忙的喻文州,自顾自地拿下两个抱在了怀里:“什么东西啊?也不沉啊。”

“我也不知道,就写了收件人。”喻文州摇了摇头。

蓝雨的每个早晨都有一场总结会。负责总结会的有战队职业选手、公会部和办公室处,蓝雨每天都要对昨天做的事进行一个汇总。喻文州早上最忙,他也没看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直接放在了储物柜里。“队长,人都来齐了,咱们是不是准备开始?”

“十二个副本?奖励不明?除副本奖励外,还有其他额外奖励?”李远听到春易老的汇报后,倒吸了一口冷气。荣耀有钱,奖励从来不差。除了银装,副本几乎什么奖励都出过,甚至还有实体的。“就这个?其他什么都没写?”

“二月初开放,据说是为了配合这次情人节。”春易老最后在桌上放了一份计划书:“这是公会部的计划和任务分配书,还有,我们想请求职业选手的帮助……”

“为什么?”喻文州沉吟了一会问道。春易老表情有点尴尬,他看了一眼黄少天,又看了一眼蓝雨俱乐部的经理:“您应该知道……叶修现在退役了……时间多得很……抢个BOSS什么的……易如反掌……”

“说话就快点说,别磨磨蹭蹭的。我跟你说,说话磨磨蹭蹭的人也不是什么果断的人。你看我……”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一个眼神给打断了。“如果我们有时间,我们会协调出时间来。到时候还要请公会部的同仁们多多帮忙。”

“叶修那个不要脸的,都退役回家了还跟着我们在抢BOSS。队长,你说他有意思吗?乖乖回家不就好了,还在网游里继续兴风作浪……不行,队长,我要去收拾他……”

“少天!”喻文州看黄少天的眼神有点危险。

别人不知道黄少天怎么想的,他还能不知道吗?喻文州的眼睛里有一种莫名的光,黄少天被他瞪了许久以后,也有些不安:“我去把窗户关了,今天好像天气又转凉了。”

“我这边也有一件事。”蓝雨的经理是个地中海发型,看上去好像挺精明的,实际上他经常被喻文州坑。他手上拿着一个文件夹:“职业联盟那边要拍情人节的宣传片,咱们队挑了几个人。文州啊,你拿去看看。”

“情人节宣传片?好,我知道了。”喻文州接过经理手上的文件夹,他又看了一眼离他有点远的黄少天,温柔地笑了:“好了,不闹了。现在有点晚了,马上开始训练。”

李远转头的时候是捂着心脏的。

“一个心脏手残,一个机会主义话唠,一个关键先生,一屋子基佬庙……蓝雨的未来……真的会好吗?”他心想。

评论(22)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