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顺利毕业了……
终于能安心产粮了……
终于能不受论文折腾了……

关于《他是龙》的几个问题

1 盗贼只是一个配角,不是任何人,他的出现是为了解释“散人”的特点,以及让大家看到老叶混入人间的纨绔模样(……)让大家失望了,主角团会有更闪亮的出场方式,这个盗贼的出场多少有点猥琐……

2 叶修目前的两个身份,龙王和斗神,第一章末尾,他被逐出龙族,第二章末尾,他被剥夺神格。等于是发生两件事,导致他成为一个“平凡人”。但你们知道,他不可能继续“平凡”下去。

3 不要黑二翔,他是好孩子,只是一开始有点狂有点二。就算是这样的二翔,我们也要鼓励他好好追老婆(……),我是认真的。

4 给我点时间和精力,我要好好替老叶报仇。邱非是个好孩子,他会替我老公振兴龙族的。以及,不到万不得已,“坐骑龙”和“龙族契约”这两个梗都不会轻易上场。

5 本来是个戒烟梗,被我弄得兴师动众。感谢提供骑士帮龙戒烟梗的@昕昕圆嘟嘟 不会虐你老公,毕竟老叶也是我老公。

6 你们放心,叶修不会被迫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除非……咳咳,等会儿,还没到叶秋上场的时候。

希望以上解释,会让等《龙》的小伙伴们满意。

【all叶】他是龙(2)

前篇请走 增加他是龙的tag,请自行订阅


兴欣酒馆是神域一个极为普通的酒馆。它之所以热闹,最不平凡的大概也只有黑夜长于白昼,不少喜欢赖床的朋友也能欣赏到壮观的日出。


“不好意思,给我来份曼哈顿。”


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打着哈欠走进酒馆,他动作随意地靠在吧台上,“请问……要怎么办理佣兵日记?”


正在调酒的小妹突然回过头,她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仿佛他是个来自史前的超级大怪兽。


佣兵。


通俗而言,佣兵是一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职业。自诸神大战后,东佣兵王因其卓越战绩而被父神封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智慧上神,从此“佣兵”这种职业不再卑贱,一跃成为贵族们争相选择的职业。


也是,贵族家里的孩子私生子众多,总有那么几个不靠谱不给力的小孩。要是世袭不上爵位,好歹成为一个佣兵,有份正当工作,有份稳定的工资,最好哪天走个大运,封了神,一家都光荣——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是每一个佣兵都能成为东佣兵王,不过,至少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这世道,居然还有人居然不知道怎么注册佣兵……”被惊到的小妹嘟囔了一会儿,一边递上客人要的“曼哈顿”,一边带着慈母般的微笑解释他的问题,最后她总结道:“佣兵公会就在您两点方向。”


“愿您度过愉快的一天。”



酒馆的中央是一个小型的竞技台,也是东佣兵王在诸神大战时留下的优秀遗产之一。


穿过欢呼雀跃的人群,三大公会的办事处显得有些冷清,边上盗贼公会的负责人此时已经昏昏欲睡,哈喇子顺着那人清秀的脸颊,流得一地都是。


魔法师公会办事处的负责人是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破旧的法师袍令人根本无法辨别他究竟是个什么级别的大人物,只见老人家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神情严肃地盯着走过来的年轻人。


紧接着,老人家笑着问,“年轻人,来一份魔法师资格证吗?不要998,只要98,魔法师证轻松带回家!”


眼尖的从来不是视力好的。


年轻人身上充沛的魔法能量几乎闪瞎了他的老眼。老人家一度以为,偏远的兴欣酒馆也会有魔导师的大驾光临,不过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嫩了。那年轻人走到佣兵公会面前,对他露出了善意的微笑,他才发现,这人的灵魂就像一张白纸——


什么都没有。


不如说,他就像透明的一样,随时都要消失的透明。


“您好,我想……恩,成为一名佣兵。”


他终于脱下帽子,露出了一张俊朗而深邃的年轻脸庞。干净得一尘不染的面孔下,是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勾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意。嘴角边,是一颗淡淡的红痣,淡得几乎快要消失了。


佣兵公会的负责人垂着头,拿起鹅毛笔,“姓名,年龄,职业,所属佣兵团。”


“叶修……年龄?这我还真没……二十五岁,职业……散人,没有所属佣兵团。”


说话的人——叶修说得断断续续的,不过该填的信息倒是说得清晰有劲。


“……散人?”负责人粗犷的脸上闪过一丝微妙的神色,他抬起头,眯了眯眼睛。


“好的,给我十个金币……叶修,恭喜你成为一个G级佣兵。”他递给叶修一本佣兵日记,“好好保存,要是丢了补办,还要再交十个金币。”


叶修点了点头,热情地又塞了一个金币给办事员后,才依依不舍地走回人群里。


魔法师公会办事处的老人家轻轻地摇了摇头,“你是不是看不起人家呢?”


“哎,又是一个小白脸……还说自己是散人……”


老人家轻蹙着眉头,“我看不一定。”


“您说什么呢?散人这种职业,需要精通所有职业才有可能……过去,神域没什么厉害的人,散人练起来也有优势,但现在可不一样了。”佣兵公会办事处的负责人斜着眼睛,牢牢地盯着那个逐渐消失的背影。“只懂各个职业皮毛的散人也许还有前期优势,但到了后期,他谁也打不过……”


老人家闭上眼睛,回想起刚才那个魔力充沛到透明的年轻人,发出了一阵轻笑。



“你说谁会赢?”


眼睛小得只剩下一条缝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蹭到叶修身边,他随口说着关于竞技台上的事情,眼睛却贪婪地注视着叶修手里的一把伞——


对,从外表而言,它真的只是一把伞。


但这位现任盗贼却从这把“平平无奇”的伞里看到了闪着耀眼光芒的金币,blingbling的。


伞的主体发着淡银色的光,伞柄被主人紧紧地握在手里,整体晶莹剔透。在灯光的照耀下,它仿佛神域拍卖会(神域最大的地上拍卖会,从武器到珍品,无奇不有)上一个只可远观的上等货品。


而拿着他的人只是个G级佣兵。


盗贼没有强壮的体魄或是强大的魔力,但他们的五官却比其他任何人都要灵敏。刚才叶修去注册佣兵时,他“好巧不巧”地刚从一边的厕所出来——


就在盗贼公会的正后方。


“散人”,则是他听到的另外一个重要信息。


神域的职业说多也不多,六个大项,二十四个小项,一般人在出生后就以自身特点、天赋来选择职业,而“散人”就是点亮了二十四个小项的全部基础技能的职业,但代价是必须放弃了“专修”。


“散人”这种职业轰不了山,平不了海——


说得再白一点,就是没有大招。


神域曾经出现了不少名义上的“散人”,但真正能发挥“散人”这一职业特性的人却微乎其微。


理由很多,但最根本的只有两条。


一是好看不好玩。选择专修某一种职业的人到了后期,随着能力和水平的提升,招式的威力会以千倍的伤害叠加。“散人”一旦学习了某项专修的技能大招,那原本其他职业的初级技能就会消失,所以导致了“散人”的伤害值不高。


二是没有“散人”的专用武器。武器作为“气”的承载,将人身体里的“气”转换为战斗所需要的“气”,没有专用武器,伤害值和命中率会再下降一半以上。


没有伤害值,这个职业就几乎被全权否定了。


对待新手还行,但一旦碰到学得还行的,也基本没什么胜的机率了。


再加上这个G级佣兵的长相实在——


太好看了。


选择一个职业后,配套的战甲会提升一定的战力,这是神域……不,可能是荣耀大陆小孩都知道的常识。可能因为这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没有选择专修某个职业,所以还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红色的腰带穿过他盈盈一握的腰肢,打了一个如蝴蝶般的结。


“可能是哪家的公子……来这种地方还只想着耍帅。”那盗贼已经笑开了眉眼,他继续小心翼翼的潜行。“就让我教教这公子哥怎么做人。”



十三圣骑是神域武力最高的十三个人。


有点不一样的是,这十三个人不一定全是骑士出身,但毋庸置疑的是,他们是这神域地位最高的十三个人。


“你说……‘一叶之秋’怎么了?”开口的,是被称为“拳皇”的韩文清。他还保持着一副面无表情的面孔,但紧握的双拳暴露了他不太好的心情。


“从此以后,‘一叶之秋’不再是‘斗神’了。”


说话的人洋洋自得。他伸出手,本来空无一物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长矛。


熟悉这柄长矛的人不少。


是“一叶之秋”的战矛,“却邪”。


“他已经被剥夺了神格。”


“我孙翔才是名副其实的‘斗神’。”



初识已经过了数百年。百年来,沧海桑田,人世早已不是那个人世,他也不是最初的那个少年。


“老韩。”


天暗了下来,一条纯白色的龙从电闪雷鸣的乌云中缓缓地探出头来。它看起来面无表情,龙鸣中却带着一抹轻笑。


它说——


“再见。”


*佣兵设定参见《佣兵天下》,东佣兵王设定参见艾米

*龙设定参见《说文解字》

*“气”设定参见《一人之下》《全职猎人》《黑色四叶草》

*想写一篇长文练练手,一发完结的甜文也会有。请为我转身,为我爆灯,为我打call,日夜不分。艾特想看设定的朋友@子非羽w  @昕昕圆嘟嘟  @陌子 

【all叶】他是龙(1)

*高考加油

*艾特几位想看设定的朋友 @子非羽w  @昕昕圆嘟嘟  @陌子 

*正在纠结篇幅,非一发完结


人类是卑劣的模仿者。


神赐予精灵美貌,赐予矮人锻造,赐予人鱼歌声,赐予龙族力量,而人类——


却偷偷地吃了神的苹果,妄图成为神。


他们拥有了精灵的美貌、矮人的锻造、人鱼的歌声,但他们还不满足。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他们还缺少力量。



一个穿着黑甲的男人利落地翻身下马。


张新杰拿起勾着红金边的黑色面罩,露出了一张年轻而苍白的脸庞,红色的彼岸花在他眉间蔓延,就像上好的宣纸上滴落一抹淡淡的朱砂。


“……团长。”


他正想行礼时,一双手把他扶起。


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


手的主人是神域骑士团之一“霸图”的团长,十三圣骑之一的韩文清。韩文清摇了摇头,他抬起头,如火焰般的眼睛熊熊燃烧着,“辛苦了。”


“不辛苦。这次的请龙会事关重大,我也……”张新杰愣了一下,又再次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总之,不会有差的。”


“你辛苦了。”


韩文清背过身,黑色的长袍在风中铮铮作响。他迈着看似悠闲的步子,“是我们做错了吗?”


虽然被称为“十三圣骑”,实际上除了个别人,没什么人用“枪”。比起兵器,韩文清更厉害的却是拳脚,除了“十三圣骑”,少有人能在他手下过上十招八式的。


再怎么刚强果断的“拳皇”——


也有优柔寡断的时候。



龙,是力量的象征。


成年的龙族是最接近神的物种,两百岁以后的龙族就可以自由切换龙或人的形态。他们不仅武力强悍,而且擅长魔法,尤其是自然魔法,是人绝对无法匹敌的。


也有不少优秀的龙族在大战后被封神。


其中,龙王和龙神更是象征着龙族实力的巅峰。


龙神陶轩是一个众所皆知的名字,而龙王“一叶之秋”却是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角色,没人知道他的鳞片是个什么颜色,在战场上见过他的人都死了,除了一个人——


“霸图”的韩文清。


人类部落里偶尔也会出现几个有趣而强大的怪物,用“叶秋”自己的话,“我很期待下次与他相遇,输赢胜负倒是其次……重点是打着打着,我居然打出了一点惺惺相惜。”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物种,遇上强敌的男人都只是单纯的笨蛋。说好听点叫自食其力,说难听点叫自恋,他们迫不及待地炫耀着力量,让众人臣服,让人陶醉。


人再强,也不得不依靠来自自身有限的能力。能力发展就像水杯里的水,如果太满,可能会破坏水杯本身——


所以,贪婪使他们想到了“外界的办法”。


与龙族签订契约。


而龙族能从人类那里获得的好处,莫过于金银珠宝。


龙族拥有如山河般绵延的生命,他们淡然不惊,闯荡在冷漠的俗世间,搜刮各种财宝算是他们此生唯一的爱好了——


要说明的是,这不是恶龙才有的爱好。


不过更多龙宝宝则是听着龙骑士的英勇传说长大的。不管什么种族,英雄和爱情都是永恒的话题。雌龙们每天的白日梦都是心爱的王子会骑着白马(……)上门娶她们;而雄龙们已经跃跃欲试,他们对“恶龙”这个设定非常有兴趣,如果能碰上一个高手,龙生也算值了。


人类的寿命虽然短暂,就像天际划过的流星,眨眼就不见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代名词就是“弱小”。


他们总会在历史的漫漫长河里留下点什么。


包括智斗恶龙的故事。


这是龙族版“平凡人不平凡的事”(大众银行的几条广告,非常暖心暖胃)。


于是,在双方达成协议后,出现了“请龙会”。


适龄的龙族会参加龙骑士的双选会(……),然后对参加的骑士们进行考核,看对眼的或者通过考核的,方能被龙族的各位HR们选为龙骑士候选。


通常情况下是一人一龙,但也有例外——


当年,十三圣骑之首的韩文清也参加了双选会,结果出乎意料,通过了诸多龙族的考验。龙族们围着这个强悍的男人开始了疯狂的战斗后,突然,一个能够震撼天地的龙鸣响彻天地——


大脑袋们围在一起讨论了一会儿,纷纷恋恋不舍地看着曾经可能属于自己的骑士,集体散开,继续寻觅适合自己的骑士。


最有可能成为龙骑士的韩文清一下从抢手货变成了清仓处理也没龙要的二手货。


人类不知,但龙们都门清。


那声是龙王吧……


作为清仓处理的韩文清倒没有太多自觉,虽不是龙骑士,但他在神域的地位依旧没有改变。而作为韩文清所效忠的教会,几个大主教都不由地裂开了嘴。


龙骑士就不归他们管辖了。


另一个双选会的负责人张新杰也是抢手货,只可惜他太早宣布效忠韩文清。


宣布效忠的人是不可能成为龙骑士的。


毕竟哪只龙都不愿意自己的主子对别的龙的主子哈腰点头。



面容清俊的男人迈着悠哉的步伐缓缓蹭进了房间。房间蔓延着一种淡淡的玉兰香,桌上的香炉柔和地飘散着雾气。


“怎么回来了?雪峰。”


屏风后面的男人微微探出脑袋,露出了一个恶作剧般的笑容。“玩得还开心吧?老韩那家伙看起来是不是更老了?”


龙王的副手——


吴雪峰自顾自地坐上房间里唯一的躺椅,惬意地晃了两下,才缓缓开口。“我还以为你想自己去看看他。本来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要同行的打算,没想到……话说,龙会生什么病?逆鳞被拔了可疼可疼了?”


“一叶之秋”揉了揉鼻尖,嗓子里冒出的满是娇弱(……),“这不是感冒了嘛……”


“我头回听说龙还能感冒。”


吴雪峰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仔细地打量着眼前人,“感冒的人还穿着这么单薄?恩……这是什么味道?”


说自己感冒的人此时只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衫,肩膀上也很随意地挂着一张小毛毯……如果没看错的话。“一叶之秋”吃吃地笑了一下,“人类国家……有一种名为烟草的植物……”


这回吴雪峰不说话了,只是瞪了一眼这个被称为“龙王”的男人。


“一叶之秋”唰地低下了脑袋——


一副“我错了”的表情极为动人。



“一叶之秋”,这名字是代号而不是名讳。


少有人知道他的名讳叫什么,只是叶秋叶秋的,叫习惯了,大家也都叫他叶秋,而他更有名的,是他的神名——


“斗神”。


神域最强武者之一,自身能力加上种族天赋,让他成为一个令人惶恐的BUG。但众人尊敬他,也不只是因为他的武力强悍,还有为人处世。


一个强者,却低调得不像话。


龙族把种族天赋全部点在了身体力行和魔法上,“一叶之秋”把这两种优势又发挥得淋漓尽致。


提起“斗神”,已经有不少生物闻风丧胆,胆小一点的已经哭着叫令堂了。


也就是这样一个人,今天却面临着被人赶出门儿的危机。


*请龙会、龙骑士、龙样貌设定参见:《佣兵天下》

*骑士团设定参见:《数码宝贝》、圆桌骑士

*吃苹果梗来自《圣经》

【all叶】献给你的三行情书(逗比版)

*少年,祝你生日快乐

*归来时,愿少年依然是少年


周泽楷


我不太会说话

但我却想对你说

关于“荣耀”的甜言蜜语


翻译:其实我很能说,在我心里。



张佳乐


愿我的第一个冠军

还有之后的每一个冠军

都有你的参与


翻译:你的欧能够中和我的非。



喻文州


我的温柔

还有我的心脏

只想给你


翻译:心脏有理。



方锐


看我真诚的眼神

我要告诉你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翻译:每天在一起迟早会培养出感觉的。



黄少天


怎么只有三行

再来一百行

算了叶修请你用一生来听我说话


翻译:叶修请你嫁给我。



孙翔


谢谢你

让我知道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翻译:叶秋的一叶之秋,孙翔的一叶之秋,都是一叶之秋。



唐昊


你给我等着

等着我

以下克上


翻译:以下克上……啊,真美好。



李轩


别以为我只是个直男

直男的力量让人难以想象

天空也因为直男蔚蓝


翻译:(知乎体)人在什么姿势下能看到天空?



王杰希


你愿意

和我一起

成为微草的妈妈吗


翻译:在1和0之间的强烈求生欲使王杰希放弃了“微草之母”的称号。



张新杰


叫你起床

已然成为了我的习惯

跟我回霸图吧


翻译:霸图粉挥着小手帕,“我张副队v587”。



肖时钦


没有钱

但我还有你

请你也只有我


翻译:放心好了叶神,回雷霆,我不会亏待你的……



楚云秀


你们一群给里给气的家伙

我怎么看不懂你们的操作

前排兜售瓜子可乐


翻译:好孩子不要学习。



苏沐橙


不管在哪

有你的地方

就是家


翻译:云秀我和你一起嗑瓜子(嗝)。



苏沐秋


少年人

未来还很长

请替我——


翻译:替我好好照顾我妹帮我妹找个好对象……不是,谁能配得上我妹啊???

【黄叶】一生有你,何其有幸

*我是极为正经的校园文,一发完结

*满足黄太太的交换点文 @黄烦烦不烦不烦 

*没有截到8888的痛

*不想提醒的OOC


暗恋其表现之一:老是和你作对


黄少天知道有叶修这么一号人物时,他们还都是幼儿园的小不点。


穿着大兔砸外套的叶修小朋友乖巧地坐在秋千上,露出了极为委屈的表情。自带的帽子轻轻地盖在他的小脑袋瓜上,兔耳朵柔顺地垂在两侧。他眨巴着那双圆溜溜、黑秋秋的大眼睛,睫毛像是小扇子一样,微微地颤动着。


暴——击——M——a——x——


年幼的黄少天小朋友此时只学会了“告老师”这一终极技能。他“噗通噗通”地跑到叶修小朋友面前,笑如春日的暖阳,却说着与之相悖的话:“你要跟我一起玩儿,要不然我就告老师。”


叶修小朋友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


声音有些冷淡,“笨蛋,你去告啊。”



暗恋其表现之二:留意你的一举一动


上小学的黄少天凭借出色的口才和表演能力,顺利地成为班里的文娱委员。


班主任慈爱地摸了摸黄少天那黄灿灿的大脑袋,“好好做事!现在的姑娘都喜欢多才多艺的男孩子。”


一向活泼的黄少天难得不语。


“老师,我是叶修……可以进来吗?”


门口传来三次有节奏的敲门声。


敲的是门,声儿却久久回荡在黄少天的心里。


门后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穿着小立领的叶修看起来有些“温文尔雅”,他抱着一堆作业本,小短腿艰难地向前迈出一步——


黄少天立马跑到叶修面前,然后“深情”地抱住了作业本。


还有他叶。


人生真是美好。


除了他叶被吓得一把放开了作业本。


黄少天忘了告诉老师,他不喜欢女孩。


他只喜欢叶修。



暗恋其表现之三:别的男生和你……


5月12日,雨。


今天叶修在音乐课上弹了一首曲子,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真的好好听。


我的朋友喻文州也是学钢琴的。音乐课结束后,他们俩就像那什么什么一样,坐在一起亲密地交流……明明是我先认识的叶修……


我要和喻文州绝交!


5月20日,多云。


喻文州今天向叶修借橡皮时碰到了他的手。


绝对是故意的!


我要和喻文州绝交。


6月1日,阴天。


为什么都上初中了还要过儿童节……


见不到叶修……


比死还难受……


6月3日,晴。


叶修今天和我说话了!!!


虽然说的还是喻文州!


我要和喻文州绝交!


然后和叶修永远在一起嘻嘻嘻。



暗恋其表现之三:你不在了,他……


4月12日,大暴雨。


叶修居然转学了!


作为叶修最好最铁的哥们,我居然没有发现,他一直在被陶轩和刘皓欺负!真是……欺人太甚了!叶修成绩那么好,又多才多艺,不就是喜欢独处,不喜欢团体活动吗?虽然我也不喜欢这样……不是,我是叶修最好最铁的哥们,我怎么能不喜欢他呢?恩?我怎么能喜欢他呢?我们都是男的……


叶修,你在哪里?


我们——


还能再见吗?



明恋其表现之一:对你表白


黄少天考上了B市最好的大学。


大概是高中时老想压刘皓一头的心理作祟,导致他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他的口头禅也变成了“学习使我快乐”。


宿舍是四人间,空调暖气独立卫生间一应具备。打开房门时,依稀还能闻到柠檬微弱的香气。


一个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走得倒是很随意,但黄少天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眼睛都直了。


是——


“叶修!你怎么会……在这……”


被称作“叶修”的男人拿掉盖在头上的白色毛巾,露出了一双淡然的眼睛。他转过身,就看见“新同学”站在他的面前,满脸诧异和惊喜。“你是叶修吗?”


只见“叶修”笑了笑。


他抬起手,修长白皙的手指温柔地触碰着黄少天金灿灿的发丝。“笨蛋,你那么吵,除了我,还有谁愿意跟你一间?”


房间里一片寂静。


黄少天摸了摸脸,上面还残留着些许温热的感觉。


黄少天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时,他狠狠地抱住了那个三年不见的人。他说——


“我喜欢你啊,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


明恋的结果:在一起!在一起!


毕业后,他们同居了。


叶修成为了一名游戏设计师。而黄少天在大二时被星探挖掘,成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明星。


九月的风传来了鱼片汤阵阵的香气。


背后突然伸出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叶修的腰,一颗金黄色的大脑袋轻轻地触碰着叶修白皙的脖颈。


叶修笑了。


现在的他,十分幸福。


你的一生何其短暂。


终于,你花尽了所有的运气,等到了他——


他就是你此生最大的幸运。

【韩叶】龙与骑士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文案:

龙的一生过于绵长,

眨眼间,

喜欢的人就随着风去了。

“他不能陪我一生一世。”

“那就让我陪他一生一世吧。”


龙,传说中拥有鹿角、蛇身、能在天空翱翔的神兽。


枯叶蝶轻轻地扇动翅膀,他睁开如海般蔚蓝且深沉的眸,点点星光下是暗潮汹涌;一身黑红色的袍,随着清冽的风铮铮作响,勾勒出那劲瘦而充满力量的体魄。


龙岛的冬季白雪皑皑,万物似乎都在等待一个复苏的契机——


“家主,您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好了。”


一个男人缓缓地走了过来。他的面容清俊,身材高挑,一身白衣几乎完美地融进了雪景里。


“麻烦你了,新杰。”


被唤作家主的人毫无反应,空气里只留下了淡淡的气音。


龙岛的现任家主,韩文清——


荣耀大陆上有很多关于“韩文清”的传说。有人说他是凶神的化身,所经之处必然烈火熊熊;有人说他实力强劲,抬手间便是风起云涌。


但传说只是传说。


毕竟谁也没有见过龙。


龙也不会轻易出来见人。



龙里没有雌性。


每当生育的季节,恶龙就会前往人类的村落强掳人类的少女。为了避免恶龙侵害,人族会挑选一些漂亮的少女作为祭品,以保村落能够风调雨顺——


但少女却不会留下太久。


比起人,龙的时间更加绵长。眨眼间,一晃而过的都是漫长无止的岁月。


龙族有一个传说,说是很久很久以前,一条心智还不够成熟的龙爱上了被送来的少女,他们互生情愫,但少女却没能熬过时间的无情流逝——


少女死了。


那条龙留下了他们的孩子,也一头撞上了龙山的悬崖。那一刹那,天地为之哭泣,雷电交加中,天空飘起了黑色的雨。


犹如那龙身上黑色的鳞片。


从此,再也没有龙爱上人的故事了。因为就算爱上了,也不会迎来一个完美的结局。人的生命就像节日里缓缓上升的烟花,极其美丽,却极其短暂。


爱上了,注定了其结局就是一个悲剧。


而生育大计,却还是要继续进行。


可笑的是,爱情却成了生存最大的障碍。



她的头发如太阳般明媚,花环挂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红衣如火,竟显得艳丽动人。


她是人族最小的公主,苏沐橙。


再过一刻钟,龙就要来接她了。


她安静地躺在花船上,长如蝶般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叶修哥,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穿着重甲的男人单膝跪地,拿起黑色的面罩,露出了年轻而消瘦的脸庞。他的手温柔地抚过女孩冰冷的脸,开口却带着一丝决绝:“只要你不想嫁,我就会带你走。”


“怎么可能不嫁?”她闭上双眼,声音有些苦涩。“都是……为了这个国家。”


“陪了我这么多年,你也累了吧?”


年轻的男人——叶修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突然,闪电就像一把利剑,撕破了黑色的帷幕。紧接着,在天崩地裂的声响中,一条黑色的龙冲破层层乌云,然后缓缓坠落,直到变成一个样貌凶恶的青年。


他站在湖水之上,脚尖轻点水面,泛起一圈又一圈美丽的涟漪。


“我——”


大概是想要说点什么,龙的声音如落雷一般,响彻天际。但就在下一刻,他却沉默了。


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一直面无表情的龙终于勾起了一抹云淡风轻的笑。


他再次化身为龙,卷起一阵狂风巨浪。多少人被风雨迷得睁不开眼时,叶修却见,那龙把自己的身子卷了起来——


就像抱在怀里。


他的耳边传来黑龙威严却异常温柔的声音。


“好久不见了,叶修。”



“怎么还是把人给带回来了……怎么是个男人?”韩文清的副手——张新杰是条白龙,白如龙岛终年不化的雪山的模样。他轻蹙着眉头,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韩文清怀里的人。


“长老那边都处理好了吗?”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怕吵到怀中之人。张新杰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对于那些老古董而言,没有祭品,几乎等于灭族了。”


龙的一生太过绵长,打个盹,这世间已是沧海桑田。龙的一生也太过孤寂,除了兄弟朋友,没有人能与他们相守一生。


时间对人是公平的。


但它却对龙太过残忍。


“父亲最快乐的时间,莫过于能够无忧无虑地和母亲在一起。对于父亲来说,母亲去了,他的时间也停止了。”


韩文清——


就是那条黑龙的孩子。


“那……”张新杰指了指正陷入沉睡的骑士。


“他不能陪我一生一世。”


“人的寿命太短了。就这么一眨眼,命就没了。”


“所以,就让我陪他一生一世吧。”



叶修醒来的时候,手边睡着那个样貌很凶的青年。他趴在床边的一个小角落里,睡得十分安静,眼窝还能依稀看到浅浅的黑眼圈。


能看的出,一夜没睡。


他不着痕迹地下床,企图在青年没看见的时候悄悄逃跑。


但青年却握着他的手,还握得死紧。



韩文清做了一个美好的梦,梦里是他从前的故事。


他被父亲丢在深山里,那时候,他还没学会化成人形。


那一年,太阳烤干了大地。


饥荒,让进山的人们见他就抓。


因为这时候他的样子,只是一条不足为惧的小黑蛇。


一个小男孩抓住了他的尾巴——


那个小男孩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瘦巴巴的小身板让人不禁怀疑他还能活多久。小男孩抓着他,对上了他的眼睛,饶有兴趣地说道:“你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肯定也不好吃。你赶紧走,等养得黑黑胖胖了,我再回来找你。”


说着还擦了一把口水,手却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树干上:“别被其他人给发现了!”


“叶修!你在哪里?”


从远处跑来另外一个小男孩,还牵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那女孩的头发就像太阳般明媚。


“找到吃的了吗?”


刚才还抓着他的小男孩两手空空,“没有。看来这里是没什么食物了,我们再去那边找找。”


说着,指了一个很远很远的方向。


一丝微光照进了他的眼中。


男孩向他悄悄地挥了挥手,悄悄地比了个口型。


“再见。”


他抬起虚弱的身子,也轻轻地附和着:“再见。”



终于,又再见面了。


*龙天性、繁衍参考:《他是龙》

*龙的样貌参考:《说文解字》

谢谢大家。
我感觉是玛丽苏。

1/1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