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谁说向导总被哨兵压~

*佛系更新

*哨向

*尝试着想到哪写到哪

*试着变换文风

*只有一发,没有后续

想写给我的烦烦 @黄烦烦不烦不烦 让她不要忘记我❤


愿少年的荣耀永不落幕。——来自你爱的叶修元帅

(献给已经开学的你,要加油啊!❤)



首先,请你看清主角的设定。


是的,凡是能坐上将军椅子的军人们,一般是哨兵。


更别提联盟最强的叶修元帅。



我们的叶元帅是个毁天灭地的存在。从各个方面而言,他都是最强的,强到令人发指。


如果一定要说他有什么弱点。


少将苏沐橙皱着眉头。面对诸多崇拜的眼神,她嘟着嘴,不满道:“你们还是别知道的好……”


混在记者中的少将黄少天是蓝雨战队的副手,以话多而闻名于世的将军。有可靠传闻,作为机甲兵的黄少将经常坐在星舰通讯兵的位置上,非常有闲情逸致地打开话筒,叨逼叨地与敌军讲道理……


对的,你没看错,“讲道理”。


“你们这么喜欢打架,乡下的你妈知道吗?赶紧回家吧,乡下的你妈会担心你操心你想要上你……咳咳咳,刚才那个不算。”话筒传来“滋滋”的电流声,也完全不影响你黄少将的表演。“这样吧,我们今年收了挺多香蕉,给你们也送一点……大家一起开个趴体,快乐地回家过年吧……咳咳咳。”


喻文州上将保持微笑。


人生中第一次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见到说话时把自己呛着的人。


黄少天莫名娇羞,他捂住自己眼睛,笑得超甜。“哎呦队长,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啦。”


坐在战舰操作席上的,是蓝雨战队的老实人——李远。李中校笑笑不说话,他想了想,刚才wuli黄少说得真好,黄少说“上”什么的,那都是审美情趣。


就是这么一位被众人“敬仰”的少将混在众多记者中。他穿着蓝色的套头毛衣,翻出白衬衫的衣领,黑色的休闲裤显得他个高腿长——尽管他只有176cm。


苏沐橙一眼就看到他了。


主要金灿灿的脑袋到哪都很引人注目。只见苏沐橙突然绽放着迷人的笑容,抬起手,朝着黄少天的方向挥了挥嫩白的小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哎啊,少天又来了啊。”


记者们纷纷转头。


“又”字用得太tm好了。


看来明天的联盟头条有了。


《蓝雨黄少天夜访兴欣,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不得不说,记者们真的太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了。



对于记者们而言,联盟中有两大令他们不敢靠近的杀器。


一位是轮回战队的周泽楷上将。虽然成名时间有点晚,但以华丽的战术、超高的颜值而著称。至于记者们只敢远观、不敢近距离接触的原因是——


这个人不太会说话。一说话,通常也不会超过两句话,有时候连一句话说起来都断断续续。还好他的副手江波涛心地善良、很会做人,有没说完的,记者没听懂的,江少将都会温柔地帮他补充完整。


另一个就很可怕了。


眼前的男人叫黄少天,少将,机甲兵。但他本人的志向是通讯兵,经常批评自家通讯兵、别家通讯兵,并因此乐此不疲。


但没人管他。蓝雨的死对头——微草战队的许斌许少将曾这么表示:“骂吧骂吧,让他骂吧。你就看他骂的阵势好像很大,实际就很大……你肯定没见过用语言逼退战舰的吧?”


是没见过……


可见黄少将的“语言威力”是多么巨大。


所以一般人不和黄少天说话,包括喜欢挖八卦的记者。


黄少天刚想和苏沐橙打招呼,记者群一哄而散。


四周十分安静。


像是没人来过的安静。


有一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被鄙视了,带着些不情不愿又恶狠狠的那种。



叶修元帅至今还住在兴欣战队的训练室里。


不要可怜他。


千万不要。


训练室里有个小房间。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小浴室,小卧室,门还是带指纹密码的。此时贵为元帅的叶修坐在铁床上,穿着几十星币的天狗(一种与古地球x猫并驾齐驱的购物网站)爆款,手上抱着一只肥猫,双眼有神地注视着光脑屏幕的一举一动。


若仔细看,他的嘴角还勾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看起来生活还有点小惬意。


不要觉得是你陈团长没钱……陈果拍了拍胸膛,她还真没钱。草根出身的陈果还是靠叶修这条大腿爬上军团长之位的,几乎所有成员都是叶修还没实名认证时一个一个从到处拉回来的。


陈果用大拇指蹭了一下鼻梁,对着光脑中的新闻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新闻的照片里,是一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军团长,背后是代表“荣耀”的高楼大厦。


可惜已经没了。


因为这位名为陶轩的军团长居然赶走了号称“联盟之光”的叶修。


只因为有人说,“叶秋背叛了联盟,他是潜伏在嘉世的间谍。”


如此不公,作为当事人的“叶秋”却一句话也没说。


风雪中,苏沐橙看到了一个背影。


一个高大挺拔、却有点驼背的背影。


在白茫茫中渐渐消失。


直到,陈果捡到他。


他说:“我叫叶修。”



黄少天按响了叶修房间的门铃。


不知过了多久,智能门铃的屏幕上出现一张明显被放大无数倍的美颜,那个人操着一口标准的联盟语,懒懒地说:“已经熄灯了,再见。”


黄少天愣了一下,随即疯狂按铃。


“卧槽!军队规定,所有机械师、中校以上的参谋官和大校以上的武官是不熄灯的!叶修!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在唬谁呢!虚空阵鬼吗?”


不愧是语言威力强大的黄少天,一下子把虚空战队的双王牌都给骂进去了。


叶修再次出现在屏幕前。


在高清画质的摄像头疯狂寻找下,也不见此人的毛孔。黄少天叹了一口气,随即就见屏幕中又出现了一个屏幕,李轩那张充满男子汉气概的脸庞出现在屏幕上,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黄少天,说:“朋友,你再说一次,唬谁来着?刚才我没听清楚。”


面对对方的上将军衔,黄少将只能委屈地低下头,喃喃自语:“叶修,你丫的出卖我。”


屏幕中再次回到叶修那张无敌美颜:“我是你上司,是元帅。麻烦不要说出卖,说正当交易。”


“交易什么?”


黄少天一副被人卖了的表情极其动人。


叶修看了一眼李轩,说了声“晚安”,点了个挂机,才放心地跟黄少天透露今天的买卖:“他说可以把我们家一帆给送去过给他们练练。早点休息,明天我还要陪一帆过去呢。”


黄少天再次了疯狂地按响了叶修的门铃。


“说是给他们练练,其实是毁灭你家小朋友自信心吧?诶你说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居然要把那么可爱、那么纯洁、那么善良的小朋友送去虎穴,你究竟是不是人啊!你开门!我让他来蓝雨!我们蓝雨也是双王牌,打配合,他来我们这儿就再好不过了,队长肯定也会耐心教的……你快开门啊!”


正要走进训练室的乔一帆郑重地拍了一下黄少将的肩,委婉地表示了自己并不想和手残话唠一起训练后,按响了叶修房门的铃儿,“前辈,苏前辈让我给你带夜宵了。”


叶修迅速开了门。


他摸了摸乔一帆的头,接过夜宵,然后顺手把光脑递给了黄少天。“你看。”


喻文州在光脑屏幕的那一头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慈祥背后是加训加训再加训。


好的,死了。



“你说你这么作,真的不是向导?”


饭桌上,昔日的战友撕了一会13,然后开心地吃起饭——其实也不是很开心,各色的营养液就跟彩虹差不多。毕竟在宇宙,只能吃点流食。


黄少天忆起往事,忍不住调戏起元帅的性别时,没想到我们的叶修元帅毫不在乎地点了点头——


对,他点头了。


“我是向导啊。”


他接着补刀:“你要不要试试我的精神疏导?”


不想黄少天也点头,“好啊。”



一向不让人碰的黄少将保持着阳光灿烂,不禁让旁人感慨,连黄少天这种话唠也能找到老婆。


坐在叶修旁边的肖时钦忍不住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恭喜你。”


却得到叶元帅疑惑的眼神:“恭喜什么?”



你们的苏少将曾经说过,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叶修的弱点是什么。


你现在知道是什么了吗?




能当上将军的,一般都是哨兵。


作为向导叶修元帅笑眯眯地接过话筒:“谁说的?”

人生最幸福的,
莫过于有人愿意为你,
把整个福州跑遍,
就为了买一套你喜欢的公仔。
我是个幸福的人,
谢谢我的宝贝们。
生日快乐啊,丹丹。❤️

【all叶】突如其来的告白

*你们的老可爱突然出现

*佛性更新


1


叶神的贴身翻译v:今天的叶神依然魅力无边呢。[图][图][图]


日夜不休v:居然让我抢到了沙发!

楚云秀v:因为他们正在磨刀霍霍向猪羊……

女神的高跟鞋:猪羊是谁?

一片小叶叶v:只有我注意到“贴身”一词么……

昼夜:等等,为什么还没看到那群磨刀霍霍……


从wb名上,你应该很容易看出周甜甜的男神是谁。


没错,就是叶修。


周甜甜是一名高级口译。


就算她的职业是如此碉堡(因为难考),但她从来不用鼻孔看人,就算她穿上高跟鞋的时候比男神还高一丢丢。以及,她已经把那双价值八百八十八的八厘米高跟鞋给丢了。


因为,她的终极梦想是小鸟依人地躲在男神身后,悄咪咪地跟男神说悄悄话(其实只是翻译)。


直到,她看到——


德国,世人把它称作“帅哥天堂”。如今看来,这名号还真不是开玩笑。


眼前这个德国人的脸比起他们家“男模天团(德国国家足球队)”也丝毫不逊色。这位德国小哥突然单膝跪地,碧色的瞳孔里写满了深情,对着她的男神叽里咕噜地说了什么。


周甜甜的脸都笑僵了。面对德国小哥的热情似火,她想假装没听到。但偏偏在转头时,一眼就望见了自家男神求助的眼神——


唔,家里的英短也是这么撒娇的。


“他说……”周甜甜停顿了一下,她仔细拿捏了几个词的用法,才扭扭捏捏地说道:“他说,他以前看国内荣耀比赛时就很喜欢您了……这次来参加比赛,也是期待……恩……您的表现,可是没想到您是领队。”


男神笑得如沐春风。他对周甜甜摆了摆手,“不要称呼‘您’,多不接地气。”


男神瘦了。一想到这,周甜甜的眼神黯淡了许多。国家队开始集训后,她就经常看见男神拿着泡面,蹲在会议室的角落里,面前的椅子上摆着一台笔记本、一叠厚厚的资料。


敬业倒是敬业,但经常这样,身体总会吃不消吧?



跟在不远处的另一位口译妹子微微皱眉,她也听到了德国小哥的发言,所以在心里悄悄整理了一下。


德国小哥的原意应该是:自从看了你的比赛后,我就深深地爱上你了。这次参加比赛,就是为了遇见你,让我们共同擦出爱的火花吧。


但转念一想,又把情绪压了下去。


她总觉得,副队可能好像……听懂了。


作为霸图粉儿,她无时无刻地关注着那个被众人嫌弃的处女座。只见那个处女座慢慢地靠近叶神,在叶神胳膊上吃了一把豆腐,才晃悠悠地说道:“走吧,快回酒店了。一会儿时间晚了,就吃不到饭了。”


说着,自顾自地把叶神“拉”走了。


如果说十指相扣也算“拉”的话。


想必是听懂了。



至于张新杰为什么能听懂德语,其实只是个美丽的巧合。


前些日子,张佳乐疯狂沉迷《我的少女时代》,张新杰在路过时不小心听见了表白的台词。


在充满港台腔的蹩脚普通话里,听到一句非普通话,自然印象也特别深。


“ Ich liebe dich.”


不巧的是,那德国小哥也这么说了。


2


所有人都觉得叶修魅力无边。


所有人都想娶叶修。


周甜甜这么说完,轮到男神发出不满的哀嚎。叶修有点小感冒,一直不见好转,所以说话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粘腻的鼻音,“所以为什么不是我娶他们辣!”


坐在叶修旁边的王杰希顺手摸了摸叶修柔软的脑袋。


“因为你长得可爱嘛。”


所有人都赞同地点了点头。


突然,大眼儿画风一变,露出了黑化的笑容:“可是,只准可爱给我们看。”


叶修微颤了一下。


“你们是达成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协议吗?”


众人再次摇头。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黄少天站起身来,横眉怒怼王杰希。“明明就是你一个人的肮脏协议,别扯到我身上啊。”


王杰希不说话,漂亮的大手着迷地摸着叶修的脑袋瓜子。



至于是什么协议。


国家队小小群


黄少天:今天的事情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李轩:什么?


黄少天:目前,我们应该一致枪口对外。毕竟,老叶神不知鬼不觉的勾搭技术也是很迷。


王杰希:我同意……前几天,几个队长把叶修堵在酒店门口,一定要他接受表白了才能走。


肖时钦:这都是什么事啊???


张新杰:保护叶修,人人有责。


喻文州:张副队,你现在方便吗?


张新杰:再过十五分钟要休息了。


喻文州:我还想说,我们来讨论一下这事的对策。


张新杰:……那你现在过来吧。


王杰希:我也去。


黄少天:带我一个!


孙翔:要什么对策!


唐昊:直接赶走!



楚云秀:沐橙,我觉得……


沐橙:[泪流满面]我也觉得。


(没什么,被排除在了护叶行动之外。)



至于叶修会不会说外语。


叶修摸了摸脸颊。


“……恩……在家的时候……被叶秋逼着……学了好几国的……我爱你。”



叶秋:我似乎听到了远方谁的呼唤(๑′ᴗ‵๑)I Lᵒᵛᵉᵧₒᵤ❤

【all叶】那些年,叶修到底坐过谁的车?

*上班上懵了

*心机boy大孙的胜利

*超甜


1


叶修捧着众人递来的冠军奖杯,哭得宛如一个邻家宝宝。人邻家孩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成绩优异,而别人一提起叶修,军区大院里稍微上点年龄的人都疯狂摇头:“好孩子,不要学他。”


邻家孩子通常指的是叶修的胞胎弟弟,叶秋。


当然,这种评价也只止步于稍微上点年龄的大院家属。


“你家那个叶修……对对对,就是那个什么比赛的领队……真是好样的,这两天到处都在播他拿了世界冠军的新闻。”


孙中将是个头发发白的老头。老人家精神抖擞地坐在手指沙发上,他穿着橄榄绿的陆军常服,背挺得笔直,屁股和靠背正好隔了一拳头。


我们亲爱的叶大校一直保持着一个淡淡的微笑,眉眼间的神态居然和叶修叶秋差不多。他倒是没有因为对方是中将而低眉顺眼,反而还透着一股小得意。


但有人随即揭发了他。


叶家夫人虽早已过了知命之年,言谈举止里却仍保留着当年当兵的英姿飒爽。叶夫人随意地翘起二郎腿,也笑得春风得意。“也不知道是哪个人,说我儿子不务正业。”


说着,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老公。


叶大校没想到,自己最亲爱的夫人当着孙中将的面儿,一下就把他当年说的气话给道了出来。此时他也没有注意小儿子的一言不发,眼神里尽是慌张。


叶夫人假装优雅地掩住嘴巴,但笑声破坏力太大,随着指缝越露越大,百来平方的客厅里,到处都是叶夫人的笑声。


叶大校想给自己妻子发一个“_(:з」∠)_”的表情。


孙中将不得不掩住自己的眼睛。


他满脑子都是——


都多大年龄了,还在秀恩爱。


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吗?


2


下飞机之前,叶修真不知道此时的机场已经被(喜欢)他的人包围了。


楼冠宁看到一辆熟悉的宝马,它还挂着令人熟悉的车牌。


至于为什么这么熟悉,因为他本人还问过——


“作为圈内最知名的太子爷之一,你怎么还在开这样的车?”


宝马车车主,圈内最知名的太子爷之一——孙哲平好不容易抬头看了一眼蠢萌蠢萌的楼冠宁,此时的他正和国家队某领队在聊企鹅。


孙哲平挑了一下眉,指了指电脑屏幕:“叶修,京城最知名的太子爷之一,至今没有自己专属的交通工具。”


他愣了一会,随即又给某人发了一条企鹅:“老叶,你不没车么?回来的时候,我去接你?”


某人回了一句“好”,紧接着就消失不见了。


很少笑的孙哲平突然笑容满面,“车不必太好,坏的时候好找地方修……恩,就好了。”


“毕竟,交通工具最重要的功能,还是接人嘛。”


楼冠宁沉思了一会儿。


他心想,最好找的……难道不是大众吗?


孙哲平也在打着小九九。


看来要买自行车了。


碧海,蓝天。


心爱的人抱着他的腰。那人戴着草帽,宽大的T恤下,是一双笔直白嫩的腿。迎着微腥的海风,那人轻轻地闭上双眼,微长的睫毛像蝴蝶一般舞动着……


孙哲平的鼠标下垫着的,赫然是一本言情小说。


标题是《霸道总裁爱上装穷鬼》,作者:知名不具(其实是我嘿嘿嘿)。



其实叶修想过买车,不过这想法在不断有人来接他后瞬间消失。叶秋会开车,王杰希会开车,楼冠宁会开车,孙哲平会开车——


他甚至没想到,连一脸未成年样儿的高英杰也小小声地回答道:“叶前辈,其实我也会开车。你下次来微草,我开车去你家接你。”


还好王杰希没听到,否则一定一脸懵逼。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是叶修没有学过车。


国家队里唯二没有学过开车的人,还有一个是苏沐橙。听说他俩不会开车后,正在喝“六个核桃”的孙翔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不是吧?我以为我们领队是万能的,什么都会呢……话说,你们俩没有童年吧?以前怎么出门的?”


同期关系最好的唐昊赶紧把自己手上的“六个核桃”塞给孙翔。


果不其然,孙翔随即收到了苏沐橙风情万种的一瞪。


只有叶修毫不在意地喝了口水,“去哪都有人送啊。住的地方和战队不远,你别看嘉世前的那条路还挺繁华,太早太晚时城管也不管,所以有早市,也有夜市。”


说完,叶修舔了一下沾到嘴边的核桃奶。


喻文州看不出反应,但依稀从他握紧得拳头中,能得到什么信息。他紧紧盯着叶修的嘴唇,顺手拿出一条手帕,准备替叶修擦干净。


没想到叶修看了喻文州一眼,抬起手臂,用衣服抹干净后,笑着看着喻文州:“还有吗?”


喻文州也温柔地笑着,“还有。”


孙翔用手臂撞了一下站在身边唐昊,“明明就没有了吧?”


唐昊斜眼,“有啥?”


一语双关。


王杰希不经意间抬起头,“你还会做饭?”


“会啊,以前照顾沐橙,什么都会。就是后来有钱吃外卖了,就懒了,不想做了。”叶修没有阻止喻文州,任由他把自己的嘴唇擦得红艳艳的。


王杰希又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总之,没有自己开车的机会啦,还学着干嘛?”叶修看着喻文州,眯了眯眼睛,脸上又挂上了笑容。“再擦的话,我的嘴唇就破了。”


喻文州不以为然。



“领队!你怎么了!被谁亲到嘴唇都破了!”翻译小妹惊呼,她的叶神——


喻文州跟在叶修后面,笑笑不说话。


3


最后,叶修还是上了孙哲平的车。


他熟练地勾着孙哲平的肩膀,“今晚……红烧排骨烤鱼葱油饼……恩……”


孙哲平一脸正经。


“做着呢做着呢。”


叶修也不顾叶大校叶夫人叶秋的怒吼,自顾自地去了孙家。


叶大校郁闷地坐在餐桌前,期期艾艾地等着做饭阿姨把饭做好。这时,门铃响了。


门口站着不同风格却同样帅气的男孩子们。


他们说:“叶修,我们来找你吃饭。”

天啦,
包砸要对老叶动手辣!

老公~
么么哒~


微草绿,祝老王生日快乐!❤️

【all叶/ABO】谁让老叶是个……

*从不剧透(冷漠脸)

*看星际ABO装A有感

*祝我的宝宝们考上好大学、好高中

*所以非常非常甜

*一口烂牙的猫太太


多年前。

 

化名“叶秋”的嘉世队长喜欢一个人站在无人的观众通道里,静静地注视着比赛前后的一切动静。

 

他连嘉世的队服都没穿。那时候,他的个子才刚刚接近一米七,穿着淘宝爆款T恤(差不多几十块钱的那种),叼着烟,说是一个不良少年,又偏偏有一头乖巧的黑发,软乎乎的。

 

但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真实的模样。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今天,不少颜粉嗷嗷待哺地希望看见“斗神”的真容,但他本人却从没有理会过。

 

就像在逃避什么似的。

 

最奇怪的是,本来应该尽可能满足粉丝要求的战队也一声不吭,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

 

被迫经常露面的公关经理和副队长对着镜头,也只是一副宠溺的温柔笑容。

 

但粉丝们表现得也很乖巧,“因为我们家叶秋是个既低调又强势的A啊。”

 

是的,在这个ABO的世界里,A作为最强大的一支——

 

“斗神”被A得毋庸置疑。

 

“斗神”的身份证上,性别也是个A,没毛病。

 

 

混杂着古龙水的松香味,刺鼻得令人感到不适。

 

一身A味的男青年深情地搂着一女士,带着极为绅士的浅笑,也不知道在人女士耳边说了甚话,惹得人巧言倩兮、美目盼兮。

 

他们毫无觉察,在观众通道里竟还有一人。

 

“叶秋”这才从自动售卖机旁闪了出来。黑暗几乎遮住了他瘦弱白皙的身体,他悠悠然地从裤袋里拿出打火机,正要点燃香烟之际——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夺过他手中的烟。

 

还伴随着一声听起来心不甘、情不愿的“抽烟对身体不好”。

 

作为老对手、老朋友,韩文清也是偶然发现,这个嘉世的小队长喜欢躲在黑暗的角落,静静地观察来往的人。霸图的队长韩文清是个个高腿长的帅哥,长期健身的习惯使他的身材看起来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观众通道里只留下一丝昏黄的灯光,它们杂乱地映照在韩文清的脸上,他的脸庞就像欧洲人一样立体。

 

“叶秋”悄悄地拧了一把自己有点软糯的肚子,给了老对手一个不屑的眼神。

 

韩文清毫不理会来自“叶秋”的嘲讽,他自顾自地把烟头小心地熄灭,然后包在纸巾里,确保它进了垃圾桶后,终于回过身,面对着个子矮他一截的老对手,“怎么还不回去?吴雪峰都快找疯了。”

 

说话的语气平静,但话语中又带着一点微妙的炫耀。

 

“比赛快开始了?”

 

“恩,还有十几分钟。”韩文清从不喜欢靠墙而立,他站得笔直,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过了一会儿,韩文清有些难受地皱了皱鼻头:“我是不是闻到什么味儿了?”

 

“叶秋”举起他手里不知何时燃起的烟,“你闻到的味儿。不是快比赛了吗?走吧。”

 

最后,“叶秋”还一脸不怕死地回过头,“老韩,祝你今天也要顺利打败我。”

 

韩文清再次轻蹙眉头。

 

的确,他虽与“叶秋”势均力敌,但在公式赛上,他们霸图却从未拿下冠军。不知为何,那个看起来轻浮的男子居然如此强悍,手速惊人。韩文清叹着气,“不愧是个A。”

 

“刚才那个味道……究竟是什么?”

 

古龙水混着松香味,劣质浓重的烟草味,几乎遮住了仅存一点的青草味。那种香味十分和煦,就着春风夏雨,在“叶秋”走后,也彻底消失在混杂着各种味道的观众通道里。

 

“到底是谁的呢……”

 

让他如此着迷。

 

 

孙翔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他翘着二郎腿,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想到‘斗神’退役后,居然去做了网管哈哈哈哈哈嗝。”刚升上一队的男孩无法掩饰自己的嫉妒,捶着桌子,笑得无法无天。“他不再是神话了,之后,由您来带领我们创造神话。”

 

他崇拜地看向接手“一叶之秋”的孙翔。只见孙翔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好像对“叶秋”刚才的不屑一顾表现得十分在意。

 

空气里残留着一丝淡淡的青草味。

 

就像“叶秋”本人,温柔而强势。

 

苏沐橙刚刚送“叶秋”回来。她在听到这些不知所谓的话后,立马变成了一只炸毛的小狮子。“你们以为王朝是谁打下的?你们以为神话是谁给的?没有叶秋,凭这种黄毛小子……哼。”

 

A的味道慢慢地拨开了青草味。

 

苏沐橙突然不说话了,因为她看到孙翔在人后悄悄地吸了一口那个快要消失不见的味道。

 

就像一个偷吃糖的小孩。

 

他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但又不得不展现自己的“王霸”之气。也许对于“叶秋”而言,孙翔只是一个幼稚的小孩,他迫不及待地展现力量,又迫不及待地统领队伍——

 

他从来不缺少世间的赞誉。

 

但他又是极为孤独的。

 

没有人并肩的孤独。有人在他身后,义无返顾地追赶;又有人在他前面,义无返顾地前行。

 

抓不住任何人的感觉,没有人比“叶秋”更懂得这种滋味。

 

苏沐橙正想拔腿就走时,听到了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那个声音似乎在讲一件难以启齿的事,他的声音颤抖,尾音里还带着莫名其妙的羞涩,“你说,AA可以谈恋爱吗?”

 

 

“爱情无关国界、年龄,更何况只是小小的性别问题。”

 

身为A的楚云秀无疑是女王中的战斗机。她轻松揽过领队——此时已经改回了本名,叶修的肩膀,笑得春光灿烂,宛如猪八戒(《春光灿烂猪八戒》零几年的一个电视剧,徐峥陶虹主演)。她淡定地斜视了一圈敢怒不敢言的A们,“叶修,其实你也喜欢我吧?”

 

“喜欢喜欢。”正在看资料的叶领队根本没发现自己回答了个什么问题,只是敷衍地说了几个字。

 

他万万没想到刚才的发言后坐力(查过武器专业课本,正宗写法)是如此强大——

 

黄少天炸起毛来,整个训练室都是他身上那股酸甜柠檬味。

 

喻文州虽然还在笑,但笑意明显没有到达眼底。此时他已经拍开楚云秀的手,打算自己接手时,张新杰一脸不同意地又给叶领队递了一叠资料,未了,还“好好地”劝自家领队不要分心谈恋爱,比赛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冷静如孙翔,他皱了皱眉头,仔细地辨别着空气中各种味道——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青草味?”

 

和孙翔关系还行的唐昊闭上眼睛,他也在认真地判别着这到底是谁的味道。因为现在训练室里没有别人,只有国家队成员,两两住一起,大家的味道早已不是秘密了。问题是,没人的味道是青草味的啊——

 

除了一人一间的领队。

 

这种青草味带着些许甜味,但却不腻。

 

迎和着阳光灿烂,愈发浓烈。

 

肖时钦默默地回过头,爪子深情地放在叶领队的肩膀上,“领队,所以……你是个O吗?”

 

从未用过伪装剂的叶领队终于抬起头,“那不然呢?诶不是,你们怎么会觉得我不是个O呢?”

 

“那你身份证上怎么是个A?”人群中,不知谁叫唤了一声。

 

“所以我用的,是我弟的身份证啊……我弟也的确是个A没毛病啊。”

 

 

楚云秀抓着苏沐橙的爪子逃离了味觉修罗场。

 

苏沐橙担忧地看了一眼门里边,“以前孙翔还问我AA能不能谈恋爱呢……现在他知道叶修是个O了,还不知道……”

 

楚云秀表现得十分淡定,“不是他知道了,是他们都知道了。你没见他们的眼神吗?那哪是看领队的尊敬?”

 

分明是看猎物的眼神,每个人都一脸势在必得,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梁静茹吗?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救他?”

 

楚云秀耸了耸肩,“你放心吧,沐橙。”

 

“他们会对他好的。”——

 

毕竟,这事关结婚证上,新郎的名字到底是谁。

 

嘿嘿嘿嘿,谁让老叶是个O。

终于顺利毕业了……
终于能安心产粮了……
终于能不受论文折腾了……

关于《他是龙》的几个问题

1 盗贼只是一个配角,不是任何人,他的出现是为了解释“散人”的特点,以及让大家看到老叶混入人间的纨绔模样(……)让大家失望了,主角团会有更闪亮的出场方式,这个盗贼的出场多少有点猥琐……

2 叶修目前的两个身份,龙王和斗神,第一章末尾,他被逐出龙族,第二章末尾,他被剥夺神格。等于是发生两件事,导致他成为一个“平凡人”。但你们知道,他不可能继续“平凡”下去。

3 不要黑二翔,他是好孩子,只是一开始有点狂有点二。就算是这样的二翔,我们也要鼓励他好好追老婆(……),我是认真的。

4 给我点时间和精力,我要好好替老叶报仇。邱非是个好孩子,他会替我老公振兴龙族的。以及,不到万不得已,“坐骑龙”和“龙族契约”这两个梗都不会轻易上场。

5 本来是个戒烟梗,被我弄得兴师动众。感谢提供骑士帮龙戒烟梗的@昕昕圆嘟嘟 不会虐你老公,毕竟老叶也是我老公。

6 你们放心,叶修不会被迫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除非……咳咳,等会儿,还没到叶秋上场的时候。

希望以上解释,会让等《龙》的小伙伴们满意。

1/1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