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all叶】一个兄控的日常(中)

*顾帅再骂我一次!

*写给那些喜欢我的人 @雏  @叶泊秦淮 

*只想甜一发


1


叶秋一改晃晃悠悠的走路姿势。


他面前的建筑是这个“养老区”里最老的宅子。叶秋虽有房业,但叶上将——也就是叶秋的爷爷死也不让乖孙搬出去。


老人家都快一百了,身体也还算硬朗,为了叶秋到底住哪老人家也发了好几趟的火。一个堂堂上将为了能将乖孙留在身边,假装心脏病复发,一向严肃的脸上竟多了一抹委屈:“你说你们兄弟俩……叶修那小子从小就不孝顺,现在连你……你也……”


说着还假咳了几下。


叶秋挺直了背,沉默不语。


来的是军医,军区总院的副院长,头发发白了还坚持要来叶家看看老朋友,但弄到最后连药都没留下就匆匆离去。临走之前还拍了拍叶秋的肩膀:“老人家了……做的事总归是任性,但你要学会体谅他。”


叶秋会心一笑。


进门前,他估摸了一下快递的体积,然后皱着眉头,把快递往衣服里送了送,但又觉得自己大肚子影响叶家视听,只好用手托着快递,背在了身后。


“少爷回来了啊。”


大嗓门的阿姨是叶家的管事之一。


尽管叶秋不断跟她比划着各种嘴型,但还是没有阻止这阿姨把他回来了的消息给弄得人尽皆知。叶秋的母亲慢慢地移步到乖儿子面前,美貌动人的妇人斜着眼睛,笑得如莲清雅——


“乖儿啊,给你妈带礼物了啊。”


从军多年,就算退伍了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口还夹杂着东北口音的粗话。叶秋在母亲面前,再一次恢复了晃晃悠悠的公子哥形象,“哎,这不是给你的……”


父亲紧随其后,也跟着母亲的步伐晃到了叶秋面前。“给我站好……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诶不是,你缺这点钱吗?你母亲想要,给她就是了。”


反而是戎马一生的父亲用词更为文雅。


叶秋不满地囔囔:“用钱买得到吗?……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本来打个哈哈,母亲也许就不是很在意了。但叶秋这么一闹,她就更为兴趣了。她伸出手臂,参谋官出身的她硬生生地拦下了叶秋所有的逃跑路线,“既然你也不知道,干脆拆开看看……你放心,我不跟你抢,真的。”


然后她兴致勃勃地拿来了剪刀。


2


面前,是一个会说话的手办。


重点是,通过这个嘲讽的语气,还有这个过于熟悉的长相,叶秋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眼看着自家父亲因为“过于感兴趣”准备不顾父子之情时,叶秋一把抢过手办,如抱婴儿一般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这是哥哥给我的生日礼物,给我的。”


父亲年事已高,他怕父亲听不到,又重复了一遍。


“你的生日还远着呢。我看我生日快到了,你把这个送我吧,表一下你哥俩的孝心。”叶少将说起蒙人的话也算轻车熟路,他一本正经地再次准备接过儿子的“孝心”,只见叶秋已是泪眼朦胧,一副“你又欺负我”的表情。


“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跟人抢什么啊……哎。”


“可是……”


在母亲的苦口婆心下,叶秋终于带着他心爱的手办奔回了房间。


面前,依然是一个会说话的手办。


叶秋把乱七八槽的书桌收拾出了一片清静之地,然后把手办小心地放在桌上,虔诚地焚香……不是,虔诚地抚摸着手办有点小软的身体。


叶秋的房间十分朴素,朴素到一个大柜子,一张桌,一张床就是这个房间的全部家具了。推开落地门,是一个绿意盎然的小阳台,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多肉不会随风摇摆,只是用红红绿绿的小脸怼着笑眯眯的太阳——


当然,如果不看墙上那些花花绿绿的海报的话,这个房间还挺朴素的。


叶秋从来不把工作带回家,在家也不说工作上的事。他不像孪生的哥哥那样活泼可爱(用叶秋自己的话来说),也不会像父亲一样看上去严肃其实满腹心机。他是一个很闷的人,没什么爱好,也没什么偏执。


但如果说偏执,他又很偏执。


只是,他的偏执在别人看来,只是叶家特有的兄友弟恭而已。


面前,还是那一个会说话的手办。


叶秋趴在桌子上,他伸出指尖,轻轻地戳了一下手办的肚子。房间里传出了叶修嘲讽的起床铃,还有一声淡淡的叹息。


“混蛋哥哥……我好想你……”


3


叶修打了个喷嚏,然后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喷嚏。


方锐站起身,顺手拿起了自己桌上的X相印的盒,又随手摆在了叶修的桌面上。他装作不在意实则特别特别关切地看了一眼他们兴欣的现任队长:“老叶,你没事吧?是不是感冒了?”


叶修从盒里抽出一张纸巾,对着自己白白嫩嫩的脸biu的就是一下。


然而什么都没发生。


“没有感冒啊……我这两天睡得可好了,每天早上醒来时,被子都好好地盖在我的身上。”


方锐“啧”的一下。


他也不愿意说出乔一帆夜夜守在他们队长房间门口,就等他们队长踢掉被子的那一刻的事实。方锐转过头,悄悄地看了一眼手指正在键盘上飞快游走的乔一帆,然后再度露出了深不可测的笑容。


“话说,圣诞节活动的那个手办呢?”方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他趴在叶修的背上(隔着椅背的那种),“上次去你房间没见啊。”


乔一帆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默默地看了一眼叶修方向的风吹草动,又低下了头。


“哦。”


叶修用左手托着下巴,右手点了点鼠标,“送给我弟了。那玩意太可怕了,还能模仿我说话。”


……


空气中一片寂静。


方锐想,叶修可能忘记了,全明星周末时,冯主席曾兴高采烈地拉着全明星去了一趟看起来很高端的录音室。


叶修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出神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快递官网。


“也该到了吧……收到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过来?”


“这个混蛋弟弟。”

评论(9)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