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叶】你所不知道的江波涛

*冷CP自己默默咽
*有私设

*各位宝宝六一快乐啊
*还3333粉 @江上踏歌 点文
*一发完结

ps.你们在《朋友》下的点文全部会写(时间限定在我写《知心哥哥》前),谢谢大家支持和关爱啦。以后还会陆续满足你们的要♂求的。


轮回牛郎团有双男神。

沉默枪王周泽楷,傲娇斗神孙翔。这两人是广告界的宠儿,毕竟腿长脸小,而且也不太反对曝光。轮回的经理一直对周泽楷挺满意的,现在孙翔来了,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痴汉嘴脸,每天见人就笑。

杜明嘟着嘴:“好一朵美丽的向日葵。”

“孙翔怎么了?”经理的声音像是鬼畜音乐,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孙翔葛优瘫在新买的木质摇椅里,满脸写着“我就是这个表情”的不开心。

“你说这人,就是不贱不知道,犯贱吓一跳。”方明华翘着二郎腿,他手上端着一碗姨妈红的东西:“一个名叫‘君莫笑’的散人到十一区开荒。他听完公会部的报告,就领着公会部小号去找人PK。”

“谁打谁知道,你懂得。”

经理被突如其来的媚眼搞得魂飞魄散。始作俑者方明华同志又继续埋回沙发里,品尝着手边那碗姨妈红的饮料。

“太不靠谱了,你们这群家伙!”经理被气得连方言都冒出来了。S市的方言带有一种浓浓的大婶聊天风,经理细细的嗓子居然活生生地演绎了一出骂街风。“就没有靠谱的家伙吗?”

“我回来了。”

江波涛从外面走进来时,黑色的短发上还沾着一些水珠。他没有穿队服,一身简单的休闲装让他看起来意外的帅气。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副黑框眼镜:“你们怎么了?”

经理的泪花已经从眼眶里飙到了脸蛋上,他可怜兮兮地拉着江波涛的手:“靠谱的终于来了。”

“孙翔?”江波涛略带磁性的声音让人听了无比舒服,方明华已经在这股邪恶势力下昏昏欲睡。经理强打着精神,他泪眼朦胧地看着江波涛:“你看……江副队,这要怎么办啊?”

“怎么办?毕竟是叶神,只能乖乖让他欺负啊。”江波涛的眼睛微眯,嘴角轻轻勾起。他看着葛优躺的孙翔,慢慢地说道:“反正他也挺抗打击的。”

经理蹲在角落里,嘴里念念叨叨地在地上画着圈圈。江波涛摸了摸经理的狗头,一副神棍的样子:“会没事的。那家伙也就生气一下下,一会儿就好了。”

“嗷。”经理的狗耳朵立马竖了起来。

是夜。

“你又欺负孙翔了。”

江波涛站在阳台上。

轮回自周泽楷出道后,突然摇身一变,走上了上流战队之路。“一枪穿云”的原操作者张益玮在回战队探亲的时候,作为S市地标之一的训练营主楼已经拔地而起。他忍不住“啧啧”感叹:“要是当年叶秋肯露脸,那肯定就不是嘉世今天的熊样了。”

轮回以“一枪穿云”的打法为核心,建立起一支以高攻、突袭为特色的战队。在孙翔没来之前,江波涛作为周泽楷的搭档,以指挥者的身份一直守着“一枪穿云”。周泽楷不善言辞,能说会道的江波涛是战队不可缺少的润滑剂。

再后来,孙翔来了。

“被我欺负?我不被他欺负就已经很好了。”电话那头的叶修好像叼着什么东西,话说得有些模糊。江波涛听到那边“哒哒哒”地响声,他温柔地笑着:“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

“值夜班嘛。”

外面的灯火闪烁,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安静地赶路。路灯下,一群渺小而勇敢的飞蛾围着亮光直转。江波涛光着脚走在木质地板上,他拉开窗帘:“你怎么还在值夜班?现在兴欣都是冠军队了,就不能再请个值夜班的吗?”

叶修打着哈欠:“谁让我们是草根队伍?我们买了方锐和海无量以后,就变成了彻底的穷光蛋。”

方锐不满的声音紧接着就跟来了:“……哥!你们买一个全明星才花了多少钱!老子也是封神的人物!你丫的别拿千机伞打头!”

训练室传来一片笑声。

“你怎么了吗?”江波涛许久没说话,他静静地看破开黑云的月光,如薄纱一样笼罩着大地。他轻轻地笑着:“你觉得辛苦吗?”

“啊?”

“不,没什么。”江波涛把电话挂了。他走到桌子前,打开了一本发旧的笔记本,笔记本上记着密密麻麻的战术指示。

笔记本里夹着一张照片,他和叶修的。

叶修像好哥们一样搭着他的肩膀。江波涛紧张到有点不敢呼吸,但他还是闻到了一股劣质的烟味,和一抹淡淡的花香。“能够放下个人出风头的机会,全力支持以周泽楷和孙翔的组合……也就是轮回的里·队长吧?呵呵,做得不错啊,江波涛。”

选手通道亮着昏黄的光,凉凉的东西顺着江波涛的脸颊往下流,但又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的声音带着笑意,双臂僵硬地下垂着:“但最后还是输给了兴欣。”

“嗯。”叶修愣了一下,随即他又说道:“因为我比你们更强。”

“我以前一直觉得只给王杰希‘奶爸’称号太不公平了。荣耀里,他放弃了个人打法,转而去配合队伍;但有一个人,始终为了队伍而存在。”他看不见叶修的脸,但是叶修的手散发着热气,很温暖:“魔剑士收起锋芒,成为了守护枪和矛的剑。”

“孙翔……不,一叶之秋,辛苦你照顾了。”

是一种莫名的悲伤,却不是悔恨或是不满的态度。叶修放开他的肩膀,那种温暖突然离去,江波涛皱了皱眉。叶修挥了挥手掌,他笑着:“无浪,只是因为没有风。”

无浪,只是因为没有风。

“但是风已经快把我压垮了啊……”江波涛把照片重新夹回去。他一屁股坐在床上,表情凝重地发出一声叹息:“我该怎么办啊……”

“叶叶叶……”杜明结巴了半天,愣是没有叫出对方的名字。叶修朝着杜明屁股,就是一脚佛山无影脚:“唐柔没来。孙子乖,给大爷去倒杯可乐。”

“你怎么来了?”江波涛刚从健身房回来,一身大汗。叶修专注地看着他:“你昨晚很奇怪。我有点担心,就让包子帮我买了最早来S市的一班车……嗯,顺便来看看我们大轮回训练得怎么样了。”

方明华差点给叶修跪了。

“那啥……叶叶叶叶神,不用担心,小的们都非常努力。”叶修瞪了方明华一眼,这个联盟最拉仇恨的小同志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乖孙,一会儿上竞技场,爷爷教你做人。”

“……啊!队长!叶神来家里欺负人啦!”方明华顶着锅盖跑走。他边哭边喊,甚是OOC。

“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江波涛忍着笑,叶修明显开玩笑的表情,却被那一个两个小白鼠给当真了。叶修捂着肚子,争取让自己不要笑出来。他正经地看着江波涛:“你昨晚……是不是有什么事没跟我说?”

“你对每个后辈都这么好吗?后辈有点伤心事,你就马上买票去看他?”

“唔,有的后辈乐于自己买票送给我。不过因为太烦,我懒得去看他。不过你不一样,你比较正直。作为大前辈的我愿意听你说说。”

G市的黄少天突然手一抖,夜雨声烦从高高的悬崖掉落,死无葬身之地。卢瀚文颤抖着手指着黄少天的身后:“喻队在看着你。”

喻文州更是一脸慈祥:“少天,障碍穿越再做一百遍。一会儿我过来检查。”

江波涛释怀了。

也不知道是释怀了什么事情。好像只要这个人站在面前,什么委屈的事都可以化为虚有。

“你到底是怎么了?”叶修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江波涛的眼角还有泪,却笑得像个孩子:“进来说吧,我这儿有你喜欢吃的小零食。”

懵圈的叶修愣愣地说:“我只喜欢抽烟。”

“好了,总之你进去再说。”

一阵暖风扫过海面,风平浪静,心脏却燥热无比。

评论(14)

热度(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