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他(上)

*安利叶修向
*欢迎认识不认识老叶的朋友来共享老公(不是)

*叶修是最好的人
*生贺其一
*有同人私设
*不想看或不爱看私设的朋友可以点叉

*《all叶修罗场》还在继续更新
*大概两三篇就能完结

1

薯条整了整衣领。
她是幸运儿,真正意义上的幸运S。虽然她和张佳乐一样,在荣耀里是个枪兵。“恭喜您,在这次BOSS争夺战中夺得叶修的首杀,您将获得与国家队近距离接触一天的奖励。如果您能来,请与5月25日前与我们取得联系。”
严格意义上,这次BOSS争夺战设置了十三个BOSS,也就是国家队的十三名成员。在他们出征苏黎世之前,荣耀联盟也是希望借此机会,一是放松队员们紧张的情绪,二是顺带给合作的赞助商们一个打广告的机会。
“你为啥要杀我叶神?”薯条的妹妹今年大一,叶修脑残粉。为了叶修,还为此报了H市的大学,学了一个自己不太喜欢的专业。“你好歹去试试张佳乐啊,一样用枪兵的不是?”
“请叫它弹药专家好吗?”薯条不屑地用拳头砸了一下妹妹的脑袋,“小姐姐,你身为Q市人,居然不支持本地战队……对对对,还支持了霸图的老对手。”
她笑得恐怖:“是何居心?”
妹妹突然仰望天花板:“今天的天气真好。”

2

薯条本科学的是广播电视新闻,毕业了以后就供职于代理荣耀的网络公司。
她是一名记者,还是一个荣耀迷。
“电竞有什么好的?”她男朋友不思其解。他是个医生,不怎么玩游戏。“又不能为社会做贡献。年龄再大一点的时候,手不行了,脑子跟不上了,体力也跟不上年轻人了,岂不是就一无是处了?”
薯条看着电视上的张佳乐,眼眶红了。
“大概是一种坚持。”镜头里的张佳乐僵着一张脸,他的手自然地垂下来,但手势却维持着打游戏时候的状态。站在一边的林敬言扶着额头,眼镜下,看不清他具体的表情。“他们是一群不知道怎么放弃梦想的人。”
站在荣耀之巅很寂寞。
韩文清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一直面无表情的张新杰点了点头。大屏幕上出现的“荣耀”,他们站在荣耀之前,却只能远远望着。“都是拼出来的啊。”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扎小辫的男孩?我看你的游戏角色用的和他是一个职业。”男朋友站起身,他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尽。
“不,我喜欢的是那个拳法师……不过,我现在喜欢的,是他们整个团队,喜欢的是‘霸图’。”
不玩荣耀的不懂荣耀。
“其实我何尝不跟他们一样,也在追寻着什么。”薯条的声音很微弱,她的眼睛直直盯着屏幕。胜利的队伍意气风发,叶修领着兴欣的成员,还年轻的孩子们高兴地拍着手,而年龄大一点的老队员则交头接耳。
“路还很长很长呢。”

3

说实话,她不太喜欢B市。
浑浊的空气,密密麻麻的车流。行人们行色匆匆,他们或是在讲电话,或是在赶路。薯条站在荣耀联盟的大楼门口,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你是获得近距离接触的玩家吧?你好,我是国家队队长喻文州。”喻文州的笑容很好看,但她总觉得缺少那么一点东西。“你叫我薯条就成。”
“对不起,领队在和其他队员开会,所以就由我带你参观。”他手里攥着手机,老式的诺基亚,特色是超长待机。“冷落了客人,真是不好意思。”
薯条没有做出回应。
她四处望了望。四楼下来都能看见走廊,二楼办公室门口,经常出现在《电竞周刊》上的冯主席正在和一个人讨论着什么。远远地看过去,冯主席似乎有些生气。
“集训期间,这栋楼会是我们的主战场。我们会在这里生活、训练。一会儿你还会跟国家队的队员们见面,如果要签名,这可是个好机会。”喻文州走得不快,他紧跟在她身边,仿佛担心她会走丢一样。
对了,他的笑容很温柔,但是缺少真诚。
这就是世俗所说的“假面具”吧?
“铃铃铃。”老实诺基亚突然疯狂作响。喻文州在它响的第一声时就按下了通话键,他的表情仍然很温柔,只是好像多了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喂……我知道,孙翔昨天的训练报告你看了吧……你是领队,这种事情当然你来决定。嗯,实在不行,我回去再问问张新杰和肖时钦。”
国家队领队,叶修。
那个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

4

她曾经思考过很多问题。
一个电竞职业选手,在经历风风雨雨后,年龄大了,手不行了,体力跟不上了,他是否还能继续坚守着游戏。毕竟游戏不是人生,游戏只是一个驿站,而人生却还有很长很长。
直到她遇见了叶修。
他瘦了。
比起第十赛季,他看起来变得更瘦了。叶修穿着白衬衫和西装裤,手上拿着一叠看上去很重的夹子。他旁边站着的,是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在战场上的枪王沉默却风华盖世,而站在叶修身边的他虽然也是一言不发,却显出了一副后辈应有的乖巧模样。
他指着夹子上的某个地方。
“这里,难道不应该打配合吗?”周泽楷说着问题,眼睛却看着叶修。“我跟孙翔,已经习惯了。”
“我知道你们是最佳搭档,但是这里你还是要远程辅助黄少天。你别看黄少天没事就来个嘴遁,但上了赛场还是很可靠的。他和张佳乐往前冲,没人在后面支援,我担心会出问题。”叶修解释得很细心,周泽楷的脑袋越靠越近时,站在叶修身后的孙翔拦住了他——
“那我呢?领队大人。”孙翔把“领队大人”的音发得极重,但薯条却看见他眼睛里的光彩。
是那么闪耀。
“你?跟着少天和幸运E一起冲吧。”
训练室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笑声。

5

“荣耀是什么?对于他来说。”
喻文州站在薯条的不远处,他受命带着姑娘来队里参观。薯条的声音很轻,但耳尖的喻文州还是清楚地听到了。他向前走了一步,眼睛注视着忙碌的叶修。
“对于他来说,荣耀是一种信仰。其实不光对他来说是这样,对于我们,也许也是这样。”喻文州伸出手指,他的手很白,但又不是不健康的白。他细细地描绘着那个人的轮廓:“我们爱荣耀,很爱很爱。”
“如果万一某天荣耀消失了呢?没有长红的游戏,也没有不败的将军。”薯条的眼眶里有泪,但她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
因为,这对于她来说,大概也是一场噩梦。
喻文州沉默了。
他心里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现在说不出口罢了。没有人像他,像叶修一样,重重磨难后,依然能坚强地站在这个荣耀的赛场上。他就是黑暗中唯一的一抹微光,如同灯塔般,指引着他们前行的方向。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他们的领队。
一个让他们服气的领队。
“他太好了,我们总是很努力地去够他。希望他别走太远,我们拼了命,还可以追上他……但偶尔也会觉得他已经走到了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这种想法是不是很矛盾?”喻文州再次笑了。
嘴角牵动了脸部肌肉。
真诚而温暖。
薯条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嗯,我知道。”

评论(4)

热度(183)

  1. 懶懶貓兒看萌點瞳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