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BO】谁让老叶是个……

*从不剧透(冷漠脸)

*看星际ABO装A有感

*祝我的宝宝们考上好大学、好高中

*所以非常非常甜

*一口烂牙的猫太太


多年前。

 

化名“叶秋”的嘉世队长喜欢一个人站在无人的观众通道里,静静地注视着比赛前后的一切动静。

 

他连嘉世的队服都没穿。那时候,他的个子才刚刚接近一米七,穿着淘宝爆款T恤(差不多几十块钱的那种),叼着烟,说是一个不良少年,又偏偏有一头乖巧的黑发,软乎乎的。

 

但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真实的模样。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今天,不少颜粉嗷嗷待哺地希望看见“斗神”的真容,但他本人却从没有理会过。

 

就像在逃避什么似的。

 

最奇怪的是,本来应该尽可能满足粉丝要求的战队也一声不吭,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

 

被迫经常露面的公关经理和副队长对着镜头,也只是一副宠溺的温柔笑容。

 

但粉丝们表现得也很乖巧,“因为我们家叶秋是个既低调又强势的A啊。”

 

是的,在这个ABO的世界里,A作为最强大的一支——

 

“斗神”被A得毋庸置疑。

 

“斗神”的身份证上,性别也是个A,没毛病。

 

 

混杂着古龙水的松香味,刺鼻得令人感到不适。

 

一身A味的男青年深情地搂着一女士,带着极为绅士的浅笑,也不知道在人女士耳边说了甚话,惹得人巧言倩兮、美目盼兮。

 

他们毫无觉察,在观众通道里竟还有一人。

 

“叶秋”这才从自动售卖机旁闪了出来。黑暗几乎遮住了他瘦弱白皙的身体,他悠悠然地从裤袋里拿出打火机,正要点燃香烟之际——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夺过他手中的烟。

 

还伴随着一声听起来心不甘、情不愿的“抽烟对身体不好”。

 

作为老对手、老朋友,韩文清也是偶然发现,这个嘉世的小队长喜欢躲在黑暗的角落,静静地观察来往的人。霸图的队长韩文清是个个高腿长的帅哥,长期健身的习惯使他的身材看起来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观众通道里只留下一丝昏黄的灯光,它们杂乱地映照在韩文清的脸上,他的脸庞就像欧洲人一样立体。

 

“叶秋”悄悄地拧了一把自己有点软糯的肚子,给了老对手一个不屑的眼神。

 

韩文清毫不理会来自“叶秋”的嘲讽,他自顾自地把烟头小心地熄灭,然后包在纸巾里,确保它进了垃圾桶后,终于回过身,面对着个子矮他一截的老对手,“怎么还不回去?吴雪峰都快找疯了。”

 

说话的语气平静,但话语中又带着一点微妙的炫耀。

 

“比赛快开始了?”

 

“恩,还有十几分钟。”韩文清从不喜欢靠墙而立,他站得笔直,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过了一会儿,韩文清有些难受地皱了皱鼻头:“我是不是闻到什么味儿了?”

 

“叶秋”举起他手里不知何时燃起的烟,“你闻到的味儿。不是快比赛了吗?走吧。”

 

最后,“叶秋”还一脸不怕死地回过头,“老韩,祝你今天也要顺利打败我。”

 

韩文清再次轻蹙眉头。

 

的确,他虽与“叶秋”势均力敌,但在公式赛上,他们霸图却从未拿下冠军。不知为何,那个看起来轻浮的男子居然如此强悍,手速惊人。韩文清叹着气,“不愧是个A。”

 

“刚才那个味道……究竟是什么?”

 

古龙水混着松香味,劣质浓重的烟草味,几乎遮住了仅存一点的青草味。那种香味十分和煦,就着春风夏雨,在“叶秋”走后,也彻底消失在混杂着各种味道的观众通道里。

 

“到底是谁的呢……”

 

让他如此着迷。

 

 

孙翔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他翘着二郎腿,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想到‘斗神’退役后,居然去做了网管哈哈哈哈哈嗝。”刚升上一队的男孩无法掩饰自己的嫉妒,捶着桌子,笑得无法无天。“他不再是神话了,之后,由您来带领我们创造神话。”

 

他崇拜地看向接手“一叶之秋”的孙翔。只见孙翔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好像对“叶秋”刚才的不屑一顾表现得十分在意。

 

空气里残留着一丝淡淡的青草味。

 

就像“叶秋”本人,温柔而强势。

 

苏沐橙刚刚送“叶秋”回来。她在听到这些不知所谓的话后,立马变成了一只炸毛的小狮子。“你们以为王朝是谁打下的?你们以为神话是谁给的?没有叶秋,凭这种黄毛小子……哼。”

 

A的味道慢慢地拨开了青草味。

 

苏沐橙突然不说话了,因为她看到孙翔在人后悄悄地吸了一口那个快要消失不见的味道。

 

就像一个偷吃糖的小孩。

 

他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但又不得不展现自己的“王霸”之气。也许对于“叶秋”而言,孙翔只是一个幼稚的小孩,他迫不及待地展现力量,又迫不及待地统领队伍——

 

他从来不缺少世间的赞誉。

 

但他又是极为孤独的。

 

没有人并肩的孤独。有人在他身后,义无返顾地追赶;又有人在他前面,义无返顾地前行。

 

抓不住任何人的感觉,没有人比“叶秋”更懂得这种滋味。

 

苏沐橙正想拔腿就走时,听到了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那个声音似乎在讲一件难以启齿的事,他的声音颤抖,尾音里还带着莫名其妙的羞涩,“你说,AA可以谈恋爱吗?”

 

 

“爱情无关国界、年龄,更何况只是小小的性别问题。”

 

身为A的楚云秀无疑是女王中的战斗机。她轻松揽过领队——此时已经改回了本名,叶修的肩膀,笑得春光灿烂,宛如猪八戒(《春光灿烂猪八戒》零几年的一个电视剧,徐峥陶虹主演)。她淡定地斜视了一圈敢怒不敢言的A们,“叶修,其实你也喜欢我吧?”

 

“喜欢喜欢。”正在看资料的叶领队根本没发现自己回答了个什么问题,只是敷衍地说了几个字。

 

他万万没想到刚才的发言后坐力(查过武器专业课本,正宗写法)是如此强大——

 

黄少天炸起毛来,整个训练室都是他身上那股酸甜柠檬味。

 

喻文州虽然还在笑,但笑意明显没有到达眼底。此时他已经拍开楚云秀的手,打算自己接手时,张新杰一脸不同意地又给叶领队递了一叠资料,未了,还“好好地”劝自家领队不要分心谈恋爱,比赛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冷静如孙翔,他皱了皱眉头,仔细地辨别着空气中各种味道——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青草味?”

 

和孙翔关系还行的唐昊闭上眼睛,他也在认真地判别着这到底是谁的味道。因为现在训练室里没有别人,只有国家队成员,两两住一起,大家的味道早已不是秘密了。问题是,没人的味道是青草味的啊——

 

除了一人一间的领队。

 

这种青草味带着些许甜味,但却不腻。

 

迎和着阳光灿烂,愈发浓烈。

 

肖时钦默默地回过头,爪子深情地放在叶领队的肩膀上,“领队,所以……你是个O吗?”

 

从未用过伪装剂的叶领队终于抬起头,“那不然呢?诶不是,你们怎么会觉得我不是个O呢?”

 

“那你身份证上怎么是个A?”人群中,不知谁叫唤了一声。

 

“所以我用的,是我弟的身份证啊……我弟也的确是个A没毛病啊。”

 

 

楚云秀抓着苏沐橙的爪子逃离了味觉修罗场。

 

苏沐橙担忧地看了一眼门里边,“以前孙翔还问我AA能不能谈恋爱呢……现在他知道叶修是个O了,还不知道……”

 

楚云秀表现得十分淡定,“不是他知道了,是他们都知道了。你没见他们的眼神吗?那哪是看领队的尊敬?”

 

分明是看猎物的眼神,每个人都一脸势在必得,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梁静茹吗?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救他?”

 

楚云秀耸了耸肩,“你放心吧,沐橙。”

 

“他们会对他好的。”——

 

毕竟,这事关结婚证上,新郎的名字到底是谁。

 

嘿嘿嘿嘿,谁让老叶是个O。

评论(19)

热度(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