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叶/all叶】初恋那点小事(3)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我要做个撒糖的猫太太,因为砂糖是我老公(微笑)#

#砂糖就是佐藤拓也#

#注意all叶向,结局方叶,不吃请点叉#

#因为转会窗期间呼啸转会来往不明,我也不是很有耐心去查每一个队员的出道时间,所以私设很多……跪求超原著粉别来找茬,几千章的细节我真的记不清了。我有预感,写虐文是要掉粉掉热度……就算马上就要开始发糖了#

ps.我的 @飞十三 小朋友要送我礼物,所以……接下来你想吃什么粮,我给你写啊!如果你不介意我画风略奇怪的话……

7

人的缘分很奇怪,就因为上辈子多回眸了一眼,这辈子老天让我们相遇、相识、相知,甚至相爱。

“方锐,你不是会错意了吧?其实你只是崇拜我……”叶修呆呆地坐在床上,跪在地上的方锐紧紧握住了他的右手,不让他有机会逃开:“崇拜?那种感情有过,但我相信,现在不是。”

是啊,曾经的叶修跟神一样。

“叶修退役了?我以为他会打一辈子的荣耀。”从蓝雨转会来的盗贼林枫现在注意力根本不在基础训练上,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试图更靠近电脑屏幕一点:“这其中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退役还有什么阴谋?林枫你别整天说什么阴谋阳谋的,真的很可怕你知不知道。”阮永彬蹙着眉头,他的早餐还没吃完,腮帮子还鼓鼓的:“我看他也是年龄大了,你看他身边那个吴雪峰不就这么退的吗?”

“吴雪峰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再说叶神要想退,他早就过了选手黄金时期了,哪用等到现在?”林枫滚动着鼠标的滚轮,把网页一点一点往下翻:“而且还是嘉世公关部帮他做的退役声明……”

阮永彬咽下最后一口牛肉粉丝包,粉丝麻辣的刺激感不断麻痹着他的舌头。离他最近的方锐听到了他口齿不清地喃喃自语:“该断则断,不断则乱。”

他们不可能打一辈子的游戏。

方锐捏了捏眉心,打了个哈欠。

他昨晚被训练营的后辈拉着聊了一夜的人生,那后辈往大排档摊子的木椅上一坐,跟漂亮的老板娘要了一箱啤酒,就开始跟他家长里短:“我妈又让我交女朋友,赶紧生个孙子给她玩……我才几岁啊,就要让小孩来拖累我?”

职业选手一般很少喝酒。

这是个需要动脑动手的活计,方锐刚想提醒他少喝点,那后辈已经趴在满是小龙虾壳的垃圾堆里睡得无法自拔了。方锐看着还剩下半箱多的啤酒,皱着眉头:“不能喝你就不要喝啊。”

“……嗝,方副队,我真的好爱荣耀啊……但是荣耀……可以给我什么呢?”醉生梦死的后辈像是考拉一样,把自己挂在方锐的背上,他的声音里还带着些微的哭腔:“我不想后悔……但是……我真的好痛苦啊……”

荣耀可以给他们带来什么,或者说一个游戏可以给他们带来什么。

名或者利吗?

想当初,轮回的周泽楷带领了队伍一战成名,记者采访轮回粉丝的时候,有不少人已经忘了“一枪穿云”以前的使用者是谁了。

这不是张益玮一个人的命运,也许很多人打了一辈子的职业比赛都不会有人记得他们。

所有的比赛都是残酷的。方锐把后辈一把甩在了自己床上,他坐在书桌前,年轻的林敬言和年轻的他穿着呼啸的队服,在镜框里安静地笑着。

所以叶修回归的时候,他被吓了一大跳。

林枫像是要找谁邀功一样拍着自己伟大的胸脯:“叶神怎么可能自己选择退役!我就说嘛,这一定是有什么阴谋!阮永彬,你快来看电视!”

嘉世被挂牌出售了。

叶修在镜头前显得很沧桑,他孤单地站在摄像机前,背后是不断闪烁着的闪光灯:“嘉世不会倒,但是有些人……他已经倒了。”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人的?

方锐自己也说不清楚。

能说清楚的大概只有当叶修站在他的面前时,叶修的眼神坚定且充满着莫名的自信:“方锐,来我这儿吧。我需要你,我带着你拿冠军。”方锐感觉心跳得厉害,“砰砰砰”的心脏好像马上就要跳出喉咙:“你怎么这么有信心?”

他说:“因为我是叶修。”

8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方锐。

感情对他来说就是个累赘,小时候是叶秋,长大了是苏沐秋和吴雪峰。他曾经看过一个电视节目,纪录片里的医生苦笑着说:“往往付出感情最深的,最得不到回报。”

叶修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血了,但是方锐的表白却让他心头一动。

小小的柴火间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气,老板娘购置的芬芳剂被摆在了他曾经睡的那张铁床旁。阳光顽强地射入了高不可攀的气窗,阴暗的柴火间才变得有些光亮。叶修靠着门坐在地上,微微叹气。

那天是清明节。

从南山扫墓回来的陈果又恢复了活力四射的样子,失去父亲的她还能在悼念亡者的这一天笑出来,内心里一定是忍住了巨大的痛。她坐在收费台前,微笑地迎接每一个走进兴欣网吧的客人,身后的唐柔轻轻地搂住她,像撒娇的猫一样,蹭了蹭陈果的脖颈。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被别人碰触的一部分。那个部分柔软,且容易受伤。

给苏沐秋扫墓回来的苏沐橙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莫凡敲了好几次门她都没理。隔着门,莫凡听到了淡淡的哭泣声,坚强的她也只有在特定的几天会表现出小女孩的脆弱,过了这几天,她又是一条女汉子。

“叶修,要是没有遇到我哥会不会比较好?”门的那头,苏沐橙也坐在地上:“这样,你还能活得比较轻松。”

房间里传来叶修闷闷的声音:“要是沐秋没死,那就更好了。沐橙,要是没有沐秋,我现在早就死了几千遍几万遍了。”

“可是……”

门被突然打开了。

靠着门坐的苏沐橙被突如其来的开门给吓得差点丢了魂,叶修从背后抱住她的腰:“我从来不后悔遇见他。如果没有遇见苏沐秋,就不会遇见你,也不会遇见他们……我们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不是吗?”

“我会把他放在心里,他也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叶修的声音有点颤抖。苏沐橙看不清叶修的表情,一滴凉凉的东西落在她的肩膀上:“要怪,只能怪老天……不让他在我们身边。”

“哥哥希望我们都能得到幸福。”苏沐橙露出了可爱的笑颜:“也许我们要学习果果。不要让他们到了地下,还要担心地上的人活得好不好。”

“嗯。”

叶修感到不安的时候,时常会来柴火间坐一坐。柴火间的一切让他感到熟悉,狭小的空间给了他一种呆在母体的安全感,劣质烟的烟雾弥漫在空气中,这让他安心。

“你会答应方锐吗?”苏沐橙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她不喜欢进来,叶修不喜欢出去。隔着门聊聊天,看不见对方的脸所以也用不着撒谎,这是他们独特的相处方式,外人学不来。

“你知道了?”

“他看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苏沐橙在奇怪的地方顿了一下,她抱着自己的胸,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你不喜欢他就拒绝他,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么累?”

“我也不是不喜欢他……”叶修抱着自己的头,满脑子都是方锐近乎求婚似的告白:“叶修,我爱你。”

“从各种方面来说,我觉得方锐是个不错的男孩子。虽然平时好像猥琐了点,但靠谱的时候,没有人比他更可信的了。”苏沐橙嘴里还嚼着口香糖,吐出的泡泡在下一个瞬间就“噗”地裂开了:“还是说,其实是你自己认不清这份感情?”

“我也不想这样,只是……”

“你不要害怕,爱情还是很美好的。”苏沐橙叹了一口气,她愣了一下:“有什么难处,哥哥在天有灵,会保佑你的。”

毕竟他最爱的,就是我和你。

没有人比苏沐秋更希望叶修能得到幸福了。

“要好好把握幸福,那不然它可是会逃跑的。”苏沐橙用力拽住了自己手上的手镯,那个不起眼的铁镯子是苏沐秋给她买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我们说好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不是吗?”

她像是在问叶修,又像是在问她自己。

方锐……

那个大男孩开朗的笑容像是罂粟的毒一样,扎在了叶修的心里。

兴欣工资不高,方锐也从来没有抱怨过,每天晚上还主动提刀跟老魏加入公会资源大战中。方锐的好,不是那种“我要为你承包整个鱼塘所以你就跟了我吧”,那种温柔,霸道总裁学不来。

最艰难的时候,他的笑容也能温暖人心。

那是一种固执。

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接替兴欣队长或者副队长的职位了。

“叶修,我喜欢你。”方锐像是羽毛一样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叶修忍不住按着自己心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好像下一秒就会跳出胸口。叶修不敢去看方锐满是爱意的眼睛——

因为他害怕。

他害怕,他再度失去。

因为付出感情最多的,往往得不到任何回报。

评论(2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