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孙叶】这个世界唯一的小太阳(3)

#我以为集碎片之旅漫漫长路我需要有点耐心……#

#谁知道它昨晚又出了个ssr(酒吞)和一个sr(清姬),我有点方……#

#我就知道官爸爱我。#

#所以我有酒吞和荒川,然而我不知道这两个ssr该怎么用……#

#啊,今天软萌的叶修和软萌的孙翔还是辣么可爱#

#虐虐孙哲平你们说好不好,反正他们都会在一起……#

@八荒殿 还债!你们快帮我要债啊!#

8

叶修不像其他熊孩子那样不懂事,相反,他一直乖得过头。被领养回来以后,他仿佛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定位,从来不任性,也从来不提什么要求。

孙哲平不知道该喜欢这样的叶修还是该心疼这样的叶修。叶修自己什么都不说,自从来孙哲平他家以后,叶修就承包了所有了的家务。他只有一个要求:“帮我找到我弟弟叶秋。

他也没有说过,如果找到他弟弟后他会怎么做。他会离开,他会留下,好像跟孙哲平一点关系也没有。

相处得太久,在一起就像一件很自然的事一样。

如果他需要呼吸,叶修就是空气。

“除了弟弟,你就没有其他什么想要的东西吗?”有一次趁着叶修正在洗澡,孙哲平打开了叶修的电脑。查人家电脑其实侵犯隐私,但孙哲平就是想知道这个孩子平时到底在想些什么。除了新闻,这个孩子什么都不看。叶修从洗浴室出来,头上还挂着一条毛巾:“我什么也不缺。”

孙哲平叹了一口气。

他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客厅的沙发边,然后泡了一杯蜂蜜水递给叶修。他看叶修的眼神温柔而专注,“你还是个孩子,哪有什么都不想要的?像我还小的时候,我就跟我爸要各种玩具,什么玩具枪,遥控汽车……”

“我真的什么也不要。”叶修乖乖坐在他面前,让孙哲平各种蹂躏他的头发。孙哲平把电视打开,家里有电脑以后,电视就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了。叶修喝着蜜水,打开了新闻联播,新闻里正在播一条关于儿童拐卖的消息:“……你说,叶秋也会被卖到这种地方去吗?”

只有在晚上的时候,叶修才会显得有点伤感。他不是一个喜欢让人操心的小孩,他一开始刚到孙哲平家里的时候,几乎是什么也不会。但后来,他光靠毅力就学会了全部家务,现在再让以前生活作息良好的孙哲平去做个饭,估计都没这个孩子做得好吃。

“不会。你没听老人说,吉人自有天相,好人自有好报吗?”孙哲平用干毛巾擦着叶修湿淋淋的头发,叶修穿着他以前剩下的旧衣服,他本来提出要再去买几件,但却被叶修拒绝了:“有就很好了,没必要再浪费钱。”

“噗。”叶修笑了出来:“那根本是两句话。”

“总之,你都没事,你弟弟也不会有啥事的。”孙哲平把叶修脑袋按了下去,然后转到自己面前,他把鼻尖对着叶修的鼻尖:“你别太担心了,真的。”

晚上睡觉的点到了,叶修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孙哲平却叫住了他。还在喝水的孙哲平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面无表情的叶修:“叶修,要是找到你弟弟,你会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叶修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

有时候,天真才最是伤人。

“到那个时候,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该怎么办。”孙哲平目送着叶修离开的背影,他坐在沙发上,恶狠狠地吐了口唾沫,“现在的小孩,都怪没良心的。”

9

孙翔理所应当地吃着叶修做的饭。

直到很久以后,孙翔成了名人,研究院给史上年轻的孙副教授新配了套房子,孙翔拒绝了。比起研究院给的中心地段复式楼,他更喜欢孙哲平始终没挪过窝的小破房子。六十几平方的小公寓里,却透着一股暖暖的温馨。

有记者采访孙翔,问这位年轻有为的副教授有什么样的择偶标准。孙翔想都没想:“俗话说得好,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先抓住他的胃。我觉得什么是真理,真理就是前人实践出来的标准。”

那会儿的孙翔已经彻底蜕变了。

曾经不懂事的小屁孩已经变得非常上镜了。孙家基因好,不管男孩女孩都长得高,再加上孙翔从小就酷爱户外运动,身材好,脸蛋好,家境好,再加上事业有成,自然成了女孩们追捧的对象。但孙翔倒是没有结婚的欲望:“我想结婚的人不想跟我结婚,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个大·跟屁虫。”

采访的记者大吃一惊:“还有人不想跟您结婚的?她是不是没长眼睛啊?”

孙翔笑了一下:“就是因为他视力太好了,所以才没选择我也说不定。”记者再问为什么的时候,孙翔却什么话也不说了。他翘着二郎腿,轻轻抚摸着手上的表,记者一看有戏:“这个表对您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这是我从别人那里抢来的礼物。有一段时间里,我只能看着这个礼物想着那个人。”孙翔苦笑地站起身来,他的大长腿在镜头面前尽显魅力,但他本人是一点也没察觉:“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有点累了。”

记者琢磨着:那可是男表啊,而且还是最幼稚的儿童款。

这表,是孙哲平送给叶修的礼物。

那会儿孙哲平并不知道叶修生日是在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过生日。后来孙哲平就把他们相遇时间当成了叶修的生日,每次生日都没给叶修落下过,每次的礼物也五花八门的。叶修不肯收,但孙哲平总有办法让他收下:“叶修啊,你看,这是我自己工资买的。一不偷,二不抢,就是想买给自己觉得重要的人。”

“你这是浪费!”叶修瞪了他一眼。“家里有钟,我需要这玩意干嘛!”

“……要是我好几天不在家了,你可以抱着它想我。”孙哲平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挑了个不太要脸的理由。但就因为这个理由,很少哭的叶修瞬间红了眼睛:“你果然还是不想要我。”

然后孙哲平一巴掌打了过去:“什么叫不想要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跟你说,要是哪天我死了,你就把这表当成遗物放在身上。”

结果叶修一周都没理孙哲平,但是这表他还是收下了。

孙翔第一次见这表就喜欢得不得了。叶修把它戴在手上,对它就跟对自己祖宗一样。平时做家务洗澡的时候要把它脱下来放在盒子里,按照孙哲平的说法:“就差没把它供起来了。”孙翔拿起叶修放在盒子里的表:“喂,你既然不戴,就送给我好了。”

叶修哪里同意,他冲进房间,从孙翔手里一把抢回了自己的礼物。叶修一直就没有高过孙翔,他抢得有些吃力。孙翔一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心,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骂:“你真是小气到不能再小气了耶。老大,这可是我叔给你买的。话说,你有什么资格拿着这表啊?”

再后来,叶修把这表送给了他。

然后叶修就从孙翔的世界消失了。

10

“你今天干嘛请我出来吃饭?我买了很多好菜,你在外面工作这么久,需要好好补补身体……”叶修跟在孙哲平后面,他老感觉今天孙哲平散发出的气氛不太对劲,孙哲平从领他出来开始就没怎么说过话,只是一直在前面走着。

叶修也沉默了。他不知道孙哲平为什么沉默,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瞒着孙翔把他带出来,更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叶修,你会离开我吗?”孙哲平走到餐厅门口,他的眼神里有一点寂寞。孙哲平蹲下身来,然后把叶修用力地抱在怀里:“如果找到叶秋,你最后会选择他,还是我?”

“……我不知道。”叶修呆呆地站在那。

孙哲平大概没想到叶修会这么回答,他抱住叶修的手僵住了,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我就知道现在的小孩都挺没良心的,没想到你也这么没良心。”

叶修着急想要回答些什么,但却被孙哲平给冷冷打断了:“我帮你找到叶秋了,他现在就在这里面。你要跟他走,一会儿就跟着我回去收拾行李。”

叶修一愣:“你说什么?叶秋?”

张佳乐推门出来,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大孙,我们在里面看你很久了,你怎么一直不进来?”说着他蹲下身来看叶修,他修长白皙的双手轻轻抚上了叶修的脸颊:“没想到居然长得这么像……”

“是双胞胎。”孙哲平的语气有点不耐烦,他现在心情很差。孙哲平已经换下了那身黑得恐怖的警服,整个人看起来也没那么钱包脸,但张佳乐还是被他的表情给吓了一大跳:“大孙,你干嘛这么说话?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我们进去吧。”

孙翔放学回家的时候,叶修和孙哲平都不在家里。

孙哲平是不在家的长期户了,但孙翔来孙哲平家这么久,叶修不在家倒是头一回。孙翔莫名觉得心里有点慌,他一脚踹开了叶修的房门,和以前一样黑暗的房间却透着一股孤独的气息。孙翔的脚尖感到瑟瑟发凉,他拿出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叔,你人在哪里?”

张佳乐的母亲对叶修有点爱不释手。

对,重点是爱不释手。她正在死命揉着叶修那有点虚胖的脸蛋,仿佛在玩一个什么特别好玩的玩具:“你说这俩哥们,长得一模一样,但一看就能看出谁是谁呢。乐乐啊,你说是不是啊?”

张佳乐一脸黑线:“妈,你能不能别在外人面前喊我乐乐。”

“不喊你乐乐那叫什么?你是我儿子,又不是谁。”张佳乐的母上大人发动“邪帝之眼”,张佳乐选手无法反击,只能任由“邪帝之眼”对他进行攻击:“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你开心就好。”

孙哲平的手机响了。

他向张佳乐母亲投去了抱歉的目光,然后走出餐厅去接电话。这时候,张佳乐的母亲露出了爱怜的眼神:“你说你叫叶修,是吧?我是张佳乐的母亲,你好。”

“您好……张佳乐,是您身边这个哥哥吗?”叶修点了点头,他没有表现得很冷淡,只是跟往日一样,乖得过分。

“你没见过他吗?”张佳乐母亲满意地点了点头,“我从前自己是个警察,只不过是坐在化验室里的警察。乐乐他爸很早就不在了,生了乐乐以后,生活好像也没那么寂寞了。谁知道他后来也当了警察,工作忙的时候,也经常不着家。直到领养了你弟弟叶秋,我才觉得有一点做妈妈的感觉了。”

“你弟弟很乖,平时不哭不闹的。哪像小时候的张佳乐,每天把我使唤得好像他才是我妈。叶秋啊,他乖得让我感到骄傲,我是真的把他当做自己亲生儿子了……但是同时我也很担心这样的叶秋,我怕他不快乐。我个人以为,他只有在家人身边,才能获得真正的快乐。”张佳乐的母亲紧紧握住叶修的手:“所以,能请你在他身边一阵子吗?”

叶修的睫毛颤抖了两下:“那您的意思是……”

“能不能跟阿姨回家住上一段时间?”

孙哲平站在盆栽后面,被战友们称为“铁汉子”的他,眼泪顺着双颊流了下来。“不是我的,最终还是什么都留不住。”

评论(21)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