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我为什么写同人文?

#第一次写杂谈#

#致敬所有的作者,不管你写的是同人,还是原创#

#不撕逼,也不引战#

#只是想谈谈我为什么写同人#


今天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为有人正好说起了关于同人圈子的一些问题。三次元,我是一名舞台剧编剧,一个编导教师,文学院的研究生;二次元,我既是一名同人文的创作者,也是一名原创作者。我想,我有资格发这个言。

有人说同人文不能长情,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就像是新闻一样,不管什么事物都会有自己的时效性。就算古典名著也一样,我研究生的方向是地方戏曲研究,做这一块的,对所谓时效性更有感触。戏曲算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中国艺术,然而现在听戏曲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老人或者学术研究者。名著一开始也不是名著,就像秦始皇时期的焚书坑儒,五四运动时期再一次对儒家的批评,但儒道却成为今天中国璀璨的一颗明珠,当年又有谁能想得到呢?

同人,我暂且把它作为是一种艺术现象。同人文的兴起时间我已经忘了,但我说句难听的,有不少创作者是通过同人文作为跳板走上了今天的文学创作之路。有人需求的东西必然会成为市场的需求,这是中学思想品德学的的供求关系,相信我不必复述,很多人都能说出它的相关概念。

因为有人看,所以有人写。

有人问我,我为什么写同人。跟大家透个底,我写同人,其实源自一部我很喜欢的动画片,空知老师的《银魂》。看了它的剧场版《最后的万事屋》,我突然萌生了要写同人的欲望。我想通过自己的笔,给予主人公更好的结局。我之前在晋江连载时,刚开始下笔时还不会构造情节,一章只能写一千来字,但如果你有兴趣去看我的晋江,从2016年开始,我的文章每一章都基本稳定在三千左右,编辑说,是我的故事进步了。

我是怎么进步的?通过同人的渠道。我现在是教艺考孩子们编讲故事的老师,其实站在讲台上能说的东西只有一点,但学生听完能够真正写得出来的,好像没有几个。同人已经拥有了庞大的故事背景和人物基础,在这个基础上编讲故事就更加容易,对于很多故事的初学者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手段。

用句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叫人不中二枉少年。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真正能永远的东西,包括生命。日本人喜欢樱花和烟花,是因为这两样东西都是昙花一现。它在最美好的时候盛开,也在最美好的时候消失。中学时代,你明明知道你要和男/女朋友分手,但你为什么还是要义无返顾的和他/她在一起呢?为了某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的情感。写同人并不是想在所谓文学界留下什么,我很清楚这种属于灰色地带的东西也只是个兴趣,我也明白有一天我会嫌弃我曾经写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不写出来,我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这种遗憾吧。有时候,我觉得遗憾未尝不是一种美

每个人都有讲故事的天赋,只是每个人的天赋get到的点是不一样的。有人说,我不会架构背景,但是我人物写得特别棒;有人说,我情节写得可好了,但我人物小传却一塌糊涂。但是,但凡是人,都要讲故事。什么是故事?故事是你早上迟到了还骗老师是因为你送一个孕妇去医院,你偷了钱是因为你早上没跟你母亲说今天要交某某的费用。每个人都要说故事,故事欲望的表达是人的天性,天性需要抒发,为何要去在乎它是一种什么形式的抒发呢?

我觉得,重要的不是能留多久,而是留下了什么,或者用今天的观点来说,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曾经爱过。没有必要计较形式是什么,每个人的三观都不一样,也没有特定的一种价值观就是对的或者错的,那不然人就不需要换位思考了。

王国维先生曾经在《人间词话》中有一句这样的表述,我认为很棒。他说“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优劣。”他所谈的,是词中的境界是有区别的,有些悲怀激烈,有些委婉缠绵。到底什么才是好词?其实这些争论都是没有必要的,犹如百花各有其美,而你却要评价哪一朵才最美。境界没有高低,只要是美的,就没有贵贱。而美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说到底也只是一种个人的体验。

一千个读者眼睛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又何必在意他们表达想法的形式是怎么样的呢?我很喜欢风弄在《惩罚军服》中说过的一句话,她说她写文章其实就是为了让人在她的文章中感受什么,但她的文章是耽美,又有多少人是能够接受这种形式的呢?

但是你却不得不承认,风弄的文章真的真的很棒。

不管是写同人文还是原创文,我认为,其实这都是殊途同归,只是某种情感的发泄。如果有一天, 当我年龄大了,也许我不会再爱着同人,我也想写自己的故事时,我会笑着告诉我的后辈们,当时我也年轻过。

最后祝福所有拿着笔杆或者坐在电脑前的作者们,你们放弃了玩乐时间,为的只是让更多人能读到更好的作品,我认为——

你们最了不起。

评论(18)

热度(234)

  1. 不可说沙场醉魂 转载了此文字
    并不知道能不能转载,如果原作者不愿意的话,我马上删总结得超棒啊,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