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女主播参观国家队的那群基佬们(12)

http://y.qq.com/portal/song/001vWNf42pvbSe.html 

#听歌吃文#

#在我的辛勤安利下,居然有人吃了刘叶#

#不全是爱情……全部人都和老叶搞♂基有点不太好#

#但是好像这样也很萌的样子#

#总之今天也要甜炸你#

#义斩参加活动的:孙哲平和楼冠宁,诶嘿。#

#大家期待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嗯……#

ps.我发现手头还有一篇祖孙叶《这个世界唯一的小太阳》还没发出去,本来是写给别人的g文,只不过后来可能不用了。如果确定没用的话,我把这个做成特典放在《女主播》里头吧。

pss.我是定期撒糖的猫太太,今天也不会虐。

16、孙叶

孙哲平也不知道在微草家门口站了多久。

他站在一辆宝马旁边,地上好几个烟头把他围成了一圈。要不是他现在看起来一副想揍人的样子,估摸着已经有好多妹子前来搭讪了。

“他妈的为什么还不出来……说好的下午四点就结束的。”孙哲平忍不住骂了声脏话,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烟头,最后还是决定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然后把这些烟头全部包起来,一起扔进垃圾桶。

“孙哲平大神好苏!”一个姑娘手上拿着自拍杆,脖子上还挂着一部单反,她刚走出来就遇见了“繁花血景一万年”的孙哲平,本来还心想着运气太好了,但真正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她却慌了手脚。

“那个……孙哲平大神,我叫鬼啊,你能不能跟我拍张照片?”妹子抬起头,明亮的眼睛期期艾艾地看着眼前的孙哲平:“我看了兴欣的挑战赛,我觉得您比叶修大神还帅!”

“哦,那你喜欢叶修啊,还是孙哲平啊?”从妹子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妹子也没多想:“当然是孙哲平大神啦!”

一只陌生到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鬼啊!!!”

“妹子,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兴欣的粉呢?还是兴欣的黑呢?”那双手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但凡是一般的劳动人民,双手都是不尽完美的,但这只手却完美到爆。妹子像打了僵化剂一样地回过了自己的头:“叶修大神……你怎么也出来了……”

“哥不出来还呆在里头干嘛?等着微草的经理拿着合约跟我巴拉巴拉吗?”叶修嘴里叼着一支烟,看起来好像很享受的样子:“你名字真有特色。”

鬼啊也的确是这妹子的网名。

据说鬼啊刚入直播圈的时候不叫鬼啊,她超喜欢玩惊悚游戏,一开始只是打打像素的恐怖游戏倒是没什么,终于有一天,不知道是谁给她推荐了一款3D做得非常精致的《寂静岭》,她从直播开始到直播结束喊了不下百遍的“鬼啊”,于是粉丝送她爱的昵称:鬼啊,最后她自己还愉快地接受了。

总之是个很爱大惊小怪的姑娘。

面前站着两号大神,鬼啊内心有点懵逼。她本来今天没采访到什么人,心情有点糟糕,但没想到一出门就能遇上孙哲平。

她虽然不打荣耀,但是她爱看竞技类的比赛,其中,她最爱的组合就是“繁花血景”。她也曾经坐在全明星的观众席位上,和一群百花的脑残粉妹子们一起喊着属于“繁花血景”的专属口号,她爱他们不要命的打法,因为这是一度鼓励着她勇往直前的打法。

而当初那个振奋人心的“繁花血景”,现在却已经散了。

“你不是说四点就结束了吗?”孙哲平把手表翻过来,他走到叶修身边,示意叶修看一眼他的手表:“现在已经快六点了,一会儿就该吃晚饭了。”

谁知叶修根本没关注时间,他抓着孙哲平的手:“哟,土豪,这是百达翡丽的啊?说,多少钱买的?”

土豪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孙哲平一脸冷漠:“要是你想要,我买给你就是了。你也真是的,一块手表大惊小怪的。”

鬼啊被他俩塞了一嘴冷冷的狗粮。

“你不是要采访老孙吗?义斩可不在这次采访的行列里,你运气好,能碰上这尊远古大神,不问点什么吗?”叶修笑得有点奸诈,他挽着孙哲平的手臂,坚决不让孙哲平走到驾驶位。“虽然不在采访列表,但是好歹是个荣耀选手。”

“这可是老冯布置的艰巨任务哦。”

“我都已经退役了还有什么好问的,多说都是泪。”孙哲平被叶修拽着不让走,他也没说什么,没被拽住的那边手已经开始转起了车钥匙:“难道还想知道一下我的心酸史吗?”

“……是因为手伤吗?”鬼啊想了很久,也沉默了很久,但最后她还是决定鼓起勇气。她刚问完,孙哲平愣了一下,然后甩开了叶修挽着的手,他轻轻地抚摸着手指:“是啊,伤了,玩不动了。”

曾经的繁花血景,被誉为荣耀最美的组合技能。

张佳乐和周泽楷在“枪”的使用上有着完全不一样的评价,纵然他们对这把武器的造诣都很深。周泽楷的华丽是基于基础的,叶修说,看似很华丽的招数下,是一颗对目标执着的心。而张佳乐则完全不一样,如果说周泽楷的华丽具有一种集中性,而张佳乐的华丽却是一种散乱的美。

他想要如愿的干掉敌人,前提是要有一个像孙哲平这样,重视基础而高于基础的选手。

而且手速还要跟得上在场上就会成为拼命三郎的张佳乐。

鬼啊曾经是一个做什么事都秉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想法,她从来没有想过努力。有段时间,父母刚去世的她更是一脸颓废,直到她走到十字路口的电视墙。

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是荣耀第三赛季的决赛。

还是叶秋的一叶之秋正面突破来自百花最佳搭档的“繁花血景”。本来看完这个视频,应该被正面突破的一叶之秋给圈粉的,但她却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那个弹药专家和狂剑士。

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执着,而那份执着却背叛了他们。站在亚军的领奖台上,张佳乐流泪了,一边的孙哲平拍着他的肩膀,说了几句话,张佳乐抹去眼泪,挺着胸膛接受了来自主席方的颁奖。

鬼啊特别想知道当时孙哲平说了什么。

报纸后来把孙哲平说的话给登出来了,据说好像是张佳乐告诉记者的。他说:“我们已经很努力了,只不过对手比我们更努力而已。输了,还不是失败者。因为只有不服输,才能走向胜利。”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这里。”

鬼啊越说越激动,她手上的自拍杆都有点颤抖了:“你当初告诉他你不会走,你说你是因为手伤才退役了,那你现在不是照样站在比赛台上吗?挑战赛的时候,你明明……”

说着说着,鬼啊也哭了。

她心里难受,说到最后,她把自拍杆往地上一扔,自己蹲在地上哇哇大哭。过往的人看着她对面两个不知所措的大男孩窃窃私语,孙哲平只是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叶修皱了眉头想了一下,他也蹲下身。

“你觉得是老孙背叛了乐乐吗?”叶修平视妹子那双已经哭肿的眼睛。“你觉得老孙不应该退役,应该一直陪着乐乐吗?”

“难道不是吗?”

“我们也都想……都想在这个舞台上活着。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只能告诉你,很多事情,不是理所应该,或是理所当然的。”叶修转头看了一眼不甚在意的孙哲平:“你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其实退役最痛苦的,还是他自己。”

“乐乐还能继续在这个舞台上发光发热,他却只能在一个小战队里偶尔打打比赛。他自己说过,‘比赛只有几分钟,那就让人们看到几分钟的精彩。’他这么重视荣耀的人,让他退役,简直比下地狱还惨吧?”

“那他为什么要退役?”

“因为岁月不饶人啊。”叶修拿起还叼在嘴巴上的烟:“如果一个人真的爱荣耀,他肯定希望永远不退役啊。但是……肯定不可能吧。”

鬼啊终于停止哭泣,她微微抬起头:“他……还爱着荣耀?他没有背叛张佳乐大神?”

“你不相信他吗?”

晚风习习。

孙哲平开车的时候总喜欢来一支烟,他们把窗户开得很大,微风轻轻吹着他们的头发:“没想到你还有劝女孩别哭的本事。”

“怎么?你嫉妒?”叶修“啧”了一声:“老孙,老子今天就要告诉你,世上的事不一定是钱可以搞得定的!”

“我本来今晚还想带你去吃烤鸭,既然你这么嫌弃……那我们还是回义斩宿舍吃泡面?”孙哲平吐了一口烟雾。前面的路口绿灯一闪一闪,变成了黄灯,又变成了红灯,孙哲平把车停下,然后转头去看叶修。

叶修发着呆,安静地看着窗外。

孙哲平也看着叶修,绿灯亮了他还没要走的意思。后面的车按着喇叭狂响了起来,他才记起他们还在路上。叶修托着下巴,靠着车窗:“说好今晚的烤鸭,你别骗我。”

“就知道吃。”孙哲平打着方向盘,“呐,叶修,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们都已经把我给遗忘了。”

“怎么可能?好选手就是好选手,好选手可以天长地久。”叶修愣了一下,他低声喃喃道,不知道是说给孙哲平听,还是说给自己听。“谁都不会忘了你。”

“包括你吗?”

“当然……喂喂喂,这句话有歧义吧?”

孙哲平最后还是接受了鬼啊的采访。

鬼啊问他为什么愿意复出的时候,孙哲平轻轻地笑了。他平时一脸凶巴巴的样子,几乎让人忘记了,他笑起来也是个帅小伙。“因为有人在等我。”

“就算是我,也害怕寂寞啊。但是我害怕寂寞,却又偏偏很寂寞。手伤了以后,我觉得我的世界都崩溃了。”孙哲平伸出自己的手,手上还绑着绷带,一圈又一圈的:“但是还好有人还记得我。”

“我喜欢那样的他,站在巅峰闪闪发光的他。所以我想,至少为了他能够回到巅峰,也为了我自己,我要走出这个已经崩溃的世界。”

“你说张佳乐大神……还是叶修大神?”

孙哲平已经准备抬脚走了,听到这个问题,他回过头来:“你猜呢?”

巅峰的风景很美。

但总是需要人并肩而行。

“叶修,你说我暗恋你这么久,你什么时候能接受我告白啊?”

“你在作什么死呢。走,北京烤鸭等着我们呢。”

评论(21)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