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只愿你深爱的荣耀永不改变

今天是瞳猫太太的生日(825),你们懂的。

国家队叶。

一发完结。

针对萌王事件的一些看法会体现在文章里。

接下来会全力以赴自己策划的《十年》系列。

朋友说得对,我不应该在太在意一个app随便定下的结果。

我是双向粉,盗墓除老九门外的电视剧和电影都看了,甚至舞台剧也还在追。但至少,通过萌王事件以后,我会一个人安静地萌着自己喜欢的CP。对了,我萌的是all邪。

因为我觉得,吴邪才是盗墓里最令人心疼的人。张起灵可以做自己,但吴邪,从来没有过自己。

但是我更心疼叶神。

说好了,我们会守住他每一个十年,我们会守住他每一个冠军。

很开心自己和很多小天使一起应援过叶神。燃王战的时候因为我还在外地参加电影节没赶得及,这次萌王战我很自豪,因为我通宵发文发到手残。

很感激你们跟我在一起。

我也会让你们看到更好的文章,可能不够萌,也不够甜。但是,我想让你们看到更多属于“瞳猫”风格的文章。

如若你的人生很长,只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1

世邀赛分组赛结束的时候,国内的荣耀圈炸了。

也不知道是选手没把时差给倒好,还是众多荣耀大神还不习惯跟老对手打配合,总之,第一场输得还算挺惨的。至于惨到什么地步,有新闻评价:“这估计是近几年来,大神们打得最差的一次。”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国内的全明星周末,也是把大神们搭成两组互相竞技,那时候大神们都配合得挺好,怎么到了国外反而变成这幅鬼模样了?

原因很可能出在领队身上。

后来叶神自己苦笑着回忆这一段经历,“一切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没有事先调查好对手,才导致了比赛的失利。”叶修话音刚落,脑袋就被站在身后的黄少天给恶狠狠地敲了一下。

喻文州不赞成地摇了摇头,阻止了像疯了一样大喊大叫的苏沐橙,“这位记者同志,不介意我坐在这吧?”

喻文州笑得一脸温柔。

但是那位女记者却看得有点慌,她刚毕业没多久就被主编派来采访这次在荣耀世邀赛上夺冠的中国队,她根本不懂荣耀,甚至是不懂游戏,所以她只是挑了一些有看点的问题,却不想,这恰是中国队的死穴。

更准确地说,这是中国国家队的死穴。

喻文州很有耐性。但对方可是一个完全什么都不懂的荣耀小白,“韩国本来就是电子竞技的老强队了,再加上他们做了很多针对性的训练……”

刚提到这,那记者突然变得特别高兴。

她举着自己的录音笔:“那你认为是不是因为领队没有让你们做针对性的练习才导致了这场比赛的失败?”她听说这次她采访的领队是荣耀第一人,而且是联盟很头疼的荣耀之神,要是能被挖出什么难听的新闻,她的文章就一定是头条,届时也能卖联盟一个面子。

她以为自己想得很周到了,却不想那个笑得很温柔的国家队队长看了她一眼,“《荣耀竞技周刊》的?”

她连忙点头。

喻文州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按了一个快捷键:“喂,蓝雨公关部吗?以后凡是《荣耀竞技周刊》的采访一律不接……一会儿我会跟经理说,我们不需要一个抹黑荣耀的小报杂志来宣传自己。”

坐在他身后的国家队成员们也开始纷纷打电话,内容和那位温柔的队长说得差不多。这时候,女记者才意识到,自己惹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集体。

她可能不太清楚坐在面前的这群人在中国荣耀界有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喻文州笑着把所有成员一个一个指过去:“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

“雷霆战队队长肖时钦。”

“烟雨战队队长楚云秀。”

“虚空战队队长李轩。”

“霸图战队副队长张新杰。”

“呼啸战队队长唐昊。”

“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

“轮回战队队长周泽楷。”

“繁花血景的张佳乐。”

“剑与诅咒的黄少天。”

“斗神继承人孙翔。”

“兴欣战队副队长苏沐橙。”

“成功转职封神的方锐。”

“还有一个就是你面前的,开创荣耀辉煌史,前嘉世三连霸的创造者,草根战队王者兴欣的带领者,国家队的领队叶修。”

喻文州不顾叶修给他递过来的眼色,只是自顾自地说着。叶修被他说的红了脸,喻文州挽着叶修的手臂:“我说的有什么问题?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这时候那位女记者不再提问了。

因为她知道,她再问什么都不会得到任何答案。因为她收到了一个电话,是联盟的冯君宪主席:“刚才有人给我举报了你有意抹黑荣耀形象,我已经跟你们主编通过电话了,你暂且别采访了,这个任务我交给《荣耀日报》了。”

这可是报社本年度最大的新闻,失去了这个新闻任务的她也就意味着报社接下来的惩罚。

最后,她看见了荣耀第一脸举着手机对她微微一笑,冷冰冰的笑容背后,是他杀气蓬勃的眼睛。

2

什么才是最可怕的。

后来叶修自己说,一知半解才是最可怕的。世界上,也许有千千万万不了解你的人,你会想办法让他去了解,但是最可怕的是,有很多不懂你的人又偏偏说懂你,然后用各种各样的语言抹黑你。

那一天采访结束后,国家队的成员预定了还在酒店睡一个晚上。本来他们都很累了,但他们没有一个人直接回房间,因为叶修哭了。先是苏沐橙,哭得跟泪人一样,叶修本来是想去安慰她的,最后却抱着她一起哭。

叶修很坚强,坚强到很多人以为他就是个没有泪的神。

叶修第一次宣布退役的时候,黄少天来兴欣找过叶修。叶修很爱很爱荣耀,爱得黄少天偶尔还会嫉妒荣耀,尽管它只是一款没有感情的游戏。他以为被嘉世扫地出门的叶修会表现出脆弱,但实际上,他却笑着说:“不过是一年,从头再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坚强得让人心疼。

“竞技总有输赢。”这是叶修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但真正碰到输赢的关头了,一般也是叶修自己最紧张。

分组赛结束后,中国队进入了淘汰组,他们要加一个赛期的挑战赛。这也是世邀赛做得比较好的地方,他们不会因为一场比赛的失利而全盘被否定。所有队员安排好的行程又要重新打乱,像是张新杰那样时间精准的人都忍不住小声抱怨了一下。

那天晚上,张新杰很早就睡了。因为挑战赛的原因,他们要所有分组赛结束后才开始新的赛期,这倒是给中国队一个很好调养身心的时间。

叶修却开始通宵达旦地工作。

一开始没人知道。因为领队的房间是单人间,而且休赛期的前期,叶修根本没有出过房门。后来是训练的时候,叶修正在给他们开会,但话说到一半,事情还没讲完就晕倒在了台子上,高烧烧到了快四十度。

一个管行政的随队宣传说,这两天,叶领队跟我们交代,全力封锁国内荣耀圈任何对我们士气不利的报道和评论。最近国内电话不断,都是叶神在处理的,也难怪他会累倒。

叶修躺在病床上,交代喻文州把他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的时候,喻文州强忍着想掉眼泪的欲望还是给他拿了过来。其实张新杰和王杰希一开始非常反对,但是却被叶修的一句话给说服了:“就因为我病倒了,所以你们的训练没人管了,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叶修一心一意爱着荣耀。

他有一个一个T的硬盘。在病床上的时候,他还天天拉着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和王杰希开会,一个T的硬盘被他用视频和分析塞得满满的,有粉丝的分析,有职业选手的分析,但更多的,是他自己的分析。

他把分析给录成了音频放在了一个文件夹里,然后给国家队的所有人每个人都拷了一份,要求他们在战术设计的时候务必考虑他说的这些东西。

除了音频,他还录了一些视频,用的不是模拟器,而是瑞士这边的网游。

当时,中国荣耀技术部的担心大神们看不懂英语和法语,所以特地做了一整套游戏训练模拟器供大神们使用。叶修说,模拟器的游戏体验肯定不如网游。所以他上了网游,果然发现了很多没见过的地图。而这些地图,正好让他们在挑战赛的半决赛和决赛的时候遇上了。

喻文州很奇怪,他知道叶修很小就离家出走了,英语又烂得要死,更别提是更难懂的法语了,面对完全不一样的荣耀界面,他是怎么录像的?

有一个随队翻译打着哈欠告诉他,是叶修拉着他通了几个宵然后叶修自己记下来的。他画了很多界面图,游戏最要紧的是知道自己要用的东西在哪里,所以随队翻译一个一个菜单的翻译,叶修一个菜单一个菜单的用中文记下来。

孙翔当下还以为瑞士的荣耀网游其实跟中国的差不多,但他自己打开游戏界面的时候,满脸懵逼状态,因为不仅语言不通,而且界面也完全不一样。

叶修说,虽然快捷键差不多,但是中西文化好歹有差,所以还是要习惯西方人的玩法。

直到中国队获得挑战赛冠军后,随队的宣传才给他们解禁了中国的荣耀网站和各个荣耀相关的论坛。几乎是骂声一片,这时候还不针对叶修一个人,骂谁的都有,好像中国人已经习惯了踩着别人才是最好的选择。中国队挑战赛夺冠后,骂声却开始集中了。

骂的全是领队不给力。

甚至有些推送妄加揣测,说一开始的失利可能是因为领队不给力造成的。挑战赛开始后,中国队成员开始找回原来在自己国家打职业赛的手感,所以状态开始回升。

所以冠军和领队一点都没关系。

什么才是最可怕的?

叶修说,寂寞才是最可怕的。所有的错误要一个人承担,因为选手还在比赛,不能让他们受到国内批评声的影响,一个人担着的时候,最可怕。他说,那时候的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但是,还好,他撑了下来。

3

当人们高声阔谈荣耀世邀赛的时候,总是有人问:“叶修是谁?”

领队不属于国家队队员,叶修虽然是替补选手,但是他从来没有把自己换上场。就算是周泽楷生了病,也是叶修一边照顾他,一边陪着他跟上众人的配合。

虽然大家都是大神,但是一旦少了默契,再厉害的大神也只能放放空话。一切胜利,只有靠不停地训练不停地训练来换。后来,周泽楷病好了,他回来参加训练后,其他和他打配合的队员完全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应。虽然平时都是叶修在替周泽楷的位置,但是周泽楷自己上来了,大家也觉得和平时叶修的打法没什么区别。

跟叶修相处久了的黄少天只是呵呵一笑,“因为叶修用的,就是周泽楷的打法。”

其实作为领队,又是国内前荣耀第一人,他随时都可以把自己换上场。张佳乐有一次开玩笑说是不是他开始对荣耀疲惫了,叶修却说:“因为奖牌只有十三块,加上我就有十四个人了。”

他确信他们可以夺冠。

叶修哭了,他们也哭了。看到他们泣不成声的荣耀粉还以为是他们替叶修觉得委屈,实际上根本不是。叶修从来没有觉得委屈,甚至他没有为自己说过一句话,有人听到了他的感慨:“荣耀,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也许在叶修看来,荣耀是个很单纯的游戏。但它变成某种吃饭的工具的时候,它变了,变得很商业。众多大神也不是为了打游戏而打游戏了,比如说烟雨的楚云秀,比如轮回的周泽楷,比如轮回的孙翔。

他们只是被当成了一种消费品,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消费品,一种本质上只是消费品的消费品。

叶修从来不替自己说话,只是他觉得,比起这些人,他已经幸福太多了。兴欣虽然是草根,但是好在老板娘是个不差钱的人,队员们也不是为了赚钱来打荣耀的,所以他们平时爱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而其他战队的职业选手呢?

嘉世倒了。

爱荣耀的大神走了一批又一批。有人是打不动了,魏琛笑谈,如果老天还他一个十八岁的身体,他还能再打十年没问题;还有一些人是累了,比起每天枯燥的练习,他们更害怕的是要如何面对更广阔的世界。

还有那些对他们一知半解的人。

他们都哭了。

而我们,也哭了。


ps.

叶神不哭。

有我们,陪你走到最后。

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涯海角。

只愿你深爱的荣耀永不改变,

只愿我深爱的荣耀永不散场。


pss.

忘了说自备纸巾。

诶嘿。

评论(86)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