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十年·记忆碎片(1)

#庆祝《全职高手》动画2017年上线,十年系列文#

@文木雅喵-老透明一个 想看虐文吗#

#我知道虐文没人看#

#庆祝回归,一个晚上两篇文#

#补坑,因为下学期是一条咸鱼#

#还有什么想看的?#

1

“沐橙冬天怕冷,你得把她搂着,或者给她找条毛毯。”一个棕发男子在床边絮絮叨叨的,叶修看不清他的脸,“我把妹妹托付给你了。”

“道理我都懂,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自己照顾她?你才是他哥哥吧,苏……”他叫苏什么呢?苏黎世?好像不对。

“因为我已经不在了啊。”那个男子轻柔地抚摸着叶修的脑袋,他明明已经近在眼前了,但是叶修还是看不清他的脸。

“你已经不在了……”

你是谁。

“你哭了。”叶修醒来的时候,苏沐橙就坐在叶修的床边。她手上还拿着一杯柠檬水,不知道就这样拿了多久。“你很少哭,是因为哥哥吗?”

“你哥哥?是谁?”

叶修失忆了。

准确地说是好像失忆了。兴欣的老板娘踩着细高跟往他床前一站, 叶修第一反应是乖乖爬下床,站在老板娘面前显得特别听话:“我马上就下楼值班。”

陈果疑惑地皱着眉头,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不是兴欣的老板娘陈果女士吗?”叶修打了个哈欠,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又摸了摸老板娘的额头:“诶,没发烧啊。”

“你还记得苏沐秋吗?”苏沐橙一直坐在房间角落的一个手指沙发上,叶修一个人在房间里呆着的时候,要么就在电脑桌前打游戏,要么就在沙发上抱着双腿发呆。“你还记得苏沐秋是谁吗?”

“苏沐秋……是谁?”

现在已经是大中午了。网吧楼下是一条大马路,车流声络绎不绝。陈果拉开了窗帘,阳光直射进来,洒在了木质地板上,看起来十分温暖。叶修正想走到窗户边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刹车的声音,把他吓了一大跳。

眼睛能看得到的地方都是血。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腥臭的味道,一个棕发男子躺在大马路上,也是这么温暖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他就像是睡过去了一般,永远都睡过去了。一只手机还躺在他的身边,电话那边,一个声音有点沙哑的人在喊着:“沐秋?你怎么了,沐秋?”

还是看不到他的脸。

“我们胜负率是多少?”一个男孩把耳机挂在了脖子上,他有点不满地说道:“沐秋,你别总是在PK的时候去做武器啊。”

“诶马上就要完成了,你不期待吗?”

叶修一屁股坐上了秋千椅,风轻轻吹拂着他的脸颊,温暖的阳光在这时显得有些刺眼。那个有着相同发色的女孩站在了他的身后,“既然想不起来了,那又何必流泪呢?”

是啊,到底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他又为了什么流了泪呢?

2

“……”邱非站在房间门口,他不敢喊自己心爱的前辈。那位前辈就睡在落地窗前的秋千椅上,是那么的安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叶修是不是只是单纯忘了他而已?”陈果坐在会议室里,乔一帆敲了门从外面进来时,手上还拎着一大瓶可乐。“你们说,叶修前辈忘了谁?”

“你说他再这样下去,会不会把所有人都给忘了?”

“甚至是荣耀。”

对于已经成为兴欣顶梁柱之一的乔一帆而言,叶修和荣耀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好像提到荣耀,就一定会提起这个人,曾经的荣耀第一人。

叶修已经这样呆呆地坐在秋千椅上很久了。

苏沐橙跪在他的面前,强迫叶修的眼睛和自己的眼睛平行。但是,他的眼睛里没有光亮。依旧是那样灿烂而温暖的阳光,他微微一笑,说着残忍的话:“你是谁?”

苏沐橙想过千千万万种与叶修离别的方式,但是每一次离别都不曾是永别。因为每一次,这个男人总是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我还会回来的。”

她知道,他的记忆可能在慢慢消失。

邱非走到叶修面前,叶修的怀里是一个巨大的咸鱼抱枕,那是粉丝给他送的生日礼物,咸鱼的四肢软绵绵地搭在叶修的身上,平日里强势的队长在这一刻显得可爱:“前辈……”

叶修总是在某一个时间段玩消失,连号称最了解他的吴雪峰都不知道叶修去了哪里。同时消失的,还有荣耀的第一美女,苏沐橙。

后来,邱非才知道,他去给那个荣耀玩得很好的朋友扫墓去了。

以前嘉世的老板陶轩虽然很不满叶修的这种行为,特别是把赚钱法宝苏沐橙带走的行为。但好歹叶修已经是元老级的队员了,而且还是曾经带领队伍夺得三连冠的嘉世队长,陶轩就更不好说点什么了。他默认了叶修这种行为,反正叶修和苏沐橙也就去一天,当天晚上邱非就可以在训练室见到自己的队长了。

他们的关系这么近,但是好像又那么远。

“小邱非,刚才那个点你居然用圆舞棍?你是在炫技吗?告诉你多少遍了,踏实点,年轻人,不要老想着往前冲。”邱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的前辈就这样把他围在怀里,右手轻轻点击鼠标,邱非甚至能闻到叶修身上淡淡的烟味。

“队长,你又抽烟了。”他说的是肯定句。

“嘘嘘嘘,你想让雪峰把我给说死吗?”吴雪峰朝这边递了个“你懂得”的眼神,把叶修给吓了一大跳。叶修赶紧捂住了邱非的嘴巴,然后讨好而深情地看着自己的副队长。

邱非没有拉下队长捂住自己嘴巴的手。

叶修的手指非常漂亮。一般职业选手的手就是和别人有不同之处,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手指显得非常干净、修长。邱非轻轻吸了一口气,淡淡的橙子味从叶修手指间传来。

应该是护手霜的味道吧。

而且一定是沐橙前辈买的,因为沐橙前辈最喜欢橙子酸酸甜甜的味道。

“是谁?”

叶修醒来的时候,谁也不在。微风轻轻吹过窗帘,外面下雨了。滴滴答答的雨点从屋檐落下,天空也黑了下来。

窗外正在打雷,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好像是香草冰淇淋的味道。

“你不让他见见你吗?”苏沐橙站在房间门口,她也不知道是看了多久。邱非刚走出门,就遇到了这个一直很疼他的前辈,这位漂亮的前辈就靠在扶手上,若有所思地望着他。

“应该会很难受吧,如果他想不起你是谁。”苏沐橙给他递了一张纸巾,然后转头下楼:“我允许你在他门口呆一会。”

邱非像是脱了力。

此时的他并不是新嘉世优秀而坚强的小队长,他只是一只失去母兽的小兽,低声“呜呜”地哭泣着。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包括他心爱的前辈。

“请你不要忘了我。”

3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

许久,久到苏沐橙以为电话那边是不是没人的时候,一个男声传到她的耳边:“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是已经把全部记忆都给丢了,还是一点一点地丢了?”

是黄少天。

苏沐橙差点没听出黄少天的这个声线。

他们已经是很久的朋友了,黄少天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大男孩,用叶修的话来形容,“他已经活泼到话唠了。”这时候,他的声音有些低哑,像是在忍着什么。

“可能是一点一点丢了,他现在连邱非都认不出来了。”

“邱非?那个他在嘉世以前的徒弟?”那边像是正在思考,然后听到一阵慌乱的翻动声后,黄少天的声音再次从听筒里边传出来:“有没带他去医院看看?”

“差点忘了!少天,谢谢。”

挂断电话的黄少天把手机放在了电脑的一边,喻文州坐在他边上的椅子上。黄少天很少出现这种沉思的表情,而且看起来还不太开心:“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叶修失忆了。”喻文州手边本来还拿着一杯咖啡,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消息太震撼还是咖啡太烫,喻文州的咖啡直接进入了地毯的怀抱。“你说什么?”

“我说那个不要脸的叶修失忆了!”黄少天不耐烦地站起身,“我要去跟经理请假,我想去看看他。”

“这么说来,我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

“少天,打得不错。”世邀赛挑战赛第一场,黄少天打头阵,但最后还是死在了对方神枪手的手里,虽然神枪手的血也剩得不多了。黄少天看着那个双手环胸的男人,微微一笑:“你这是在嘲讽我吗?”

“不是,是真的不错。你也别太担心,我看王杰希会帮你复仇的。”王杰希斜了一眼他们的领队,然后在虎口下夺走了香烟:“这是在苏黎世,不是在中国。你不想为兴欣长点脸,但你好歹不要丢了中国队的脸啊。”

黄少天张了张嘴,他现在极度极度想哭,但是声音刚进喉咙,好像就出不来了。“打得不错”就像一钢针,生生地刺进了他的肉里。

他以为是叶修在膈应他。

王杰希倒是打得很顺,对方连续两个人都不太习惯他的“魔术师”打法,一个一个都被放倒了。这样就让黄少天更不舒服了,微草本来就是蓝雨的死对头,现在死对头上了世界的舞台还比他厉害——

“该死,他怎么这么强。”

“现在他是你的队友。”叶修淡淡地说道。喻文州和张新杰凑在一起,他们手上拿着战术白板,今天的地图是荣耀为了世邀赛重新设计出来的,也就是在之前他们都没见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拿下比赛,而不是在那儿沮丧。”

“老子才没有沮丧,你丫的别诬陷我。”

他还是哭了出来,只是在酒店里。

叶修端着一个托盘走进黄少天房间的时候,黄少天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他的鼻音很重:“队长吗?你要洗澡的话,衣服放在柜子里了。”

那个人坐在他的床边。“怎么还和小孩一样?”

“怎么是你?”叶修掀开了黄少天的被子,黄少天还没把队服换下来,一个人蜷在被子里边,好像有那么一点可笑。但叶修没有笑,只是摸了摸黄少天毛毛的黄发。

“要成为国家队的小太阳啊。”叶修突然站了起来,“我们要替那些不能来的人加油啊,少天。”

“要是连你都倒下了,我该怎么办?”

他曾经是荣耀里最强的战斗法师,曾经是荣耀里令人闻风丧胆的散人。

叶修不允许任何人看到他脆弱的那一面。

黄少天差点忘了,眼前的这个人,他不是神。

他也是人。

一个会哭会笑的人。


PS.

合刊不窗,相信我。

我回来了!QUQ你们爱的猫太太继续给你们写写写了。

写给爱我的人。

能看到最后的人都是爱我的人。

评论(28)

热度(252)

  1. 懶懶貓兒看萌點瞳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