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听说爱情来过(2)

 @旁小白_夜雨声烦死了黄少天 送给基友的故事【冷漠

#一天两更我也是挺拼的#

#逻辑是什么?#

#诸多私设,小周妈妈精神病设定#

#什么都为了苏叶受#

#剧情太烂文笔太差并没有风格#

#看了希区柯克的《精神病人》深受打击不要理我#

#心情悲痛到世界都容不下我存在#

#愿我四天内能更完这篇短文#


#信我真的是短篇#

#粉丝 @HIDE  @黄烦烦不烦不烦 点文系列#

#如果能接受我所有的不足,那么咱们走起#


2

黎明前 另一头 看着过往的云烟

“小周?小周?”一个声音在周泽楷耳边响起。周泽楷睁着朦胧的睡眼,他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他今天穿着一件衬衫,羽绒服被他扔在了一旁的衣架上,但他现在身上披了一件嘉世的运动服。

“我怎么睡了……”周泽楷的眼睛还是看不太清楚眼前的东西。就在周泽楷伸懒腰的时候,那个声音在他身后抱怨道:“怎么又掉了……哥们,你知道这衣服有多难披上去吗?”

周泽楷转头,认识不久的叶秋手里拿着刚才披在他身上的运动服,他垫着脚尖给周泽楷再次披上了那件运动服:“这是我家吴雪峰大大的衣服,我的太小,你可能会着凉……屋子里是有暖气,但是还是要保重身体的。”

“……话说,你怎么哭了?”

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刚才用袖子擦眼角的时候根本没发现,用手摸上去的时候才能感到一丝泪痕。“没事。”

“跟我一起玩荣耀不开心吗?”叶秋就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一样,他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他恶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和我一起打荣耀就那么不快乐吗……你们为什么一个个都这样……”

“什么?”

“苏沐秋也这样,大家也这样……”那小孩就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他的声音在颤抖,指尖也在颤抖,但他没有哭,甚至连一点泪花都见不到。“既然不想玩,那就走吧。”

叶秋的声音变得很冷,他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支香烟正想点上,却被周泽楷一把抽走。“抽烟……不好。”

“跟你没有关系。”叶秋又把烟盒塞在了自己口袋里,然后他把手插在裤袋里,并且紧紧保护着自己的香烟:“你跟我没关系,干嘛来管我。”

“走了。”

在海角和天边 划出一道美丽的曲线

苏沐秋这个人,是叶秋心中永远的痛。

周泽楷并不知道苏沐秋这个人是谁,叶秋上次只提过一次,然后就再也没有谈起苏沐秋了。周泽楷有时会趁着叶秋心情不错,趁机问他这个人,但每次只要一提起他,叶秋就像吃了炸药一样。

只有一次。

那天周泽楷和叶秋一起出去买东西,他看到叶秋站在十字路口中央的安全岛上,右手紧紧握着他的手机,他就那样呆呆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要是那天没有给他打电话就好了。”

给谁打电话?你的表情为什么要这么悲伤?

“泽楷?你在想什么?”周妈妈转头去看自己的儿子,他们正在出疗养院的门。疗养院有一个漂亮的院子,里面种着很多花花草草。“最近一直感觉你心不在焉。”

心不在焉。

“你刚才那个押枪有点小问题,我一会儿再演示一遍给你看。”叶秋躺在床上,周泽楷坐在凳子上,他面前的电脑闪着微光,电脑的页面上显示的是荣耀登陆的界面,赫然就是神枪手“一枪穿云”。

“你和他一样厉害。”

“和谁?”周泽楷漫不经心地点了一下鼠标,“一枪穿云”随着周泽楷点击的地方翻了个身,身上的长围巾也飘了起来。

“……”叶秋再次沉默了。在叶秋的床头,摆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叶秋和嘉世队员一起拍的全队福,还有一张照片,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了。

那张照片上有三个人。

站在中间的是个小女孩,这个年龄已经看出了些许气质。她长得很漂亮,虽然看起来还有点幼稚。左边那个男孩倒是有一张和苏沐橙不太相似的脸,但同样也很漂亮。而站在右边的叶秋却笑得灿烂,完全没有今天这幅嘲讽的表情。

他们曾经有一段很快乐的时间。

周泽楷走到叶秋床边,他拿起叶秋床头的照片,“是他吗?”

谁知叶秋却反应过激地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照片。

他说:“不关你的事。你好好打你的荣耀,不要来管我的事。我不需要你管。”叶秋话音刚落,就用脚丫子把自己已经叠好的被子再度翻了起来,盖在了自己身上,并且蒙住了自己的脸。

这时候吴雪峰正好走了进来。

吴雪峰只是宠溺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周泽楷还想说点什么,吴雪峰却摇了摇头,用修长的食指点着自己的嘴唇。他隔着被子摸了摸叶秋的脑袋:“小队长,晚安。”

他和叶秋,好像隔了一堵墙。

墙的这边,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他。他没有参与叶秋的过去,也无法预知叶秋的未来。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关联,那可能只剩下荣耀了。

墙的那边,站着叶秋。叶秋的身边围着一群人,可是,在这一群人里面,并没有他。

他总是在想,要是一开始他就认识了叶秋,那这一切是否就会有所改变?

然而现实不会给他一个答案。

不明白 要多远 看那漂浮的时间

“妈妈,什么是爱情?”周泽楷坐在母亲身边。现在已经是中午了,院子里的太阳暖洋洋的,周妈妈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她听到周泽楷这么问的时候,皱起了眉头:“你爱上了谁?”

“没有人陪在我身边。”叶秋的影子像是魔怔一样,始终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叶秋看起来挺开朗的,面对其他嘉世成员,他总是一副中二少年的屌丝样,但只有当他自己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的时候,他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电脑的微光照亮了他的脸庞时,他才会显得如此孤单。

就算他的身边还有吴雪峰也一样。

“你在烦恼什么?”叶秋站在周泽楷的背后,舒服地吐了一口烟。雾体萦绕在叶秋身边,他看上去朦朦胧胧的。

说文艺点,叶秋是那蓬莱的仙子。周泽楷想要抓住他,伸出双手,却只能抓到空气。“没人……”

“什么?”叶秋更靠近了周泽楷一点,却被周泽楷一把搂住了脖子。叶秋心想这娃娃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周泽楷低沉的嗓音里带着淡淡的悲伤:“也没人在我身边。”

那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你看到那孩子了没?长得那么漂亮,但是居然没有爸爸。”

“听说妈妈还是个神经病。”

“诶你们小声点,要是被人听到多不好啊。”

“去去去,你的声音最大。”

几个孩子在一边讨论着。他们手里拿着棒棒糖,眼光不屑地看着站在一边的周泽楷。周泽楷穿着校服,背着一个有点破旧的大书包,周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朝着周泽楷温柔地挥手。

“妈妈。”

周妈妈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但在看到周泽楷手上那封粉红色的情书后,她又涨红了整张脸。她一把夺过周泽楷手上的信,恶狠狠地撕掉了然后随手把它扔在了地上:“你有妈妈就够了。”

周泽楷轻轻地点头。

殊不知那个给他递情书的女孩就站在不远处的电线杆后面脸红地偷窥他。就在那么一瞬间,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第二天,周泽楷的新外号就在学校传开了:“渣男。”

学校就是那样的地方。

要是有一个谣言散开了,不管这个人之前是什么样的人,大家也就都不管了。大家开始排挤他,鄙视他。男生们纷纷给他找茬,女孩们也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偷偷窃窃私语。

“我不想上学了。”

“那你要干嘛?上学可是成功的唯一途径啊。泽楷啊,你要想清楚啊。你现在成绩这么好,要是放弃了,老师为你感到可惜啊。”周泽楷的班主任皱着眉,她看着周泽楷提交的“退学申请”,忍不住劝了劝这个年段第三名。

“我……”

“小周啊,你听老师说,只有正正经经地读书,掌握一门技能,以后才能养活家人,你明白吗?”

但是学校容纳不下我,我也不喜欢学校。

就是因为我有太多不明白的事,所以这个世界才容不下这样的我。

“老师,你签吧。”

“我不后悔。”

和过往的云烟 却抹不掉对你的思念

“你决定了吗?”周妈妈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她的左手一直在勾着自己有点天然卷的头发。她的左手有些颤抖,“为什么突然决定退学?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已经长大了。”周泽楷背着书包,他站在沙发前,低着头。

周妈妈站了起来,她走到周泽楷面前,轻轻地抚摸着周泽楷的脸颊。她像个少女一般扭捏地走到周泽楷身边转了一圈,“那以后是不是有更多时间陪妈妈了?”

“我要去工作,不能回家。”

邻居听到了隔壁周家东西各种被摔坏的声音。那个一向看起来优雅美丽的周妈妈提高了自己的嗓子,变着法子用各种脏话骂自己儿子。那邻居甚至听到了东西被撞倒的声音,然后他报了警。

周泽楷走出医院的时候,他的左脸还有些红肿。邻居家的叔叔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摸了摸他的头:“别想太多,你妈啊,就是又犯病了。”

“还是别让她留在家里了,小周。”

他看到了自己母亲在医院挣扎。

“泽楷……妈妈没病!我不要去医院!你给我放开!泽楷,快来救救妈妈!这群人都是坏人!泽楷……妈妈只有你了……你快来救救妈妈……”

周泽楷想要伸手,但他妈妈看起来披头散发,而且她现在疯狂地在捶打着抓着她的医生和护工们。要是现在让她回家,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后来,他妈妈就住进了疗养院。

周泽楷不太会说话也不太爱说话。他什么也没说,但叶秋却看着这个高大的男孩像个孩子般地哭了。“谁来救救我……”

周泽楷浑身一震。

因为叶秋抱住了他的腰。叶秋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但是力气还是有一些的。他艰难地搂住了周泽楷的腰肢,然后费力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

他说,“我在。”

我在,你放心的哭。

哭累了,我的肩膀借你。

评论(1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