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归来】大圣!(3)

1

“老君……老君……”一个幼稚的声音在太上老君耳边响起。一只白胖的小手疯狂摇着太上老君那长长的袖子,太上老君打了个哈欠,他伸了个懒腰:“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仙童一脸哀怨,他的球已经丢在了一边。一会儿前,正在说故事的太上老君突然靠着炼丹炉就睡着了。呼噜打得太大声,以至于坐在他怀里的小仙童皱着眉头就逃跑了。“……你故事还没说完……”小仙童哭丧着一张脸。

太上老君站起身来,他又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最近一直在忙玉帝寿辰的事情,所以他已经不眠不夜地坐在炼丹炉旁有很久了,神仙对时间都不太敏感,虽然说不睡觉也行,但是这么大的工作量,让他也有点累了。

他走到小仙童旁边,摸了摸小仙童毛茸茸的脑袋。他的个子很高,小仙童抬起了自己的小脸蛋,就这么委屈地看着他:“你这次就不要再睡过去了……”

太上老君摸他的手停住了。

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额,神仙也是需要睡觉的嘛。”

小仙童嫌弃地看了一眼他:“又不是人类。”

在炼丹房里有一个特别雅致的小房间。坐北朝南,四四方方的房间中间放着一个暖盆,暖盆的四面都放着坐垫。房间的一个角摆着一盆御町,类似于人间的爬墙花。那盆花顺着墙壁爬到了房间里唯一的窗户边,顺着窗户爬了出去。窗户是木质的,上面刻着好看的花纹。

小仙童边走边纠结,“你说到猴头躲不过命数了。唔,还有就是,那个白龙不是水怪吗?你怎么说它不是坏人?还有还有,那个老和尚到底怎么了?”

太上老君看上去是个特别健朗的老人,他手上端着一个茶托,茶托上的茶杯里,茶香随着空气慢慢蒸发,茶点也是花的形状。他跪倒在坐垫上,把茶托放下去后,他向小仙童招了招手:“过来。”

小仙童走了过去,然后在他左手边的一个坐垫上就坐。“老君,你今天可别食言。”

“好好好,不食言。”太上老君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然后随手拿起了一块牡丹花形状的茶点,“那就先从守湖的白龙开始说起。”

2

那白龙本是西海龙王的三太子,名叫敖烈。它本在西海的自家宫殿中,因纵火烧了玉帝赏赐的明珠被自己的父亲告上了天庭。玉帝思前想后,最后判了个斩首的罪,后来直到南海观世音菩萨出面求了情,它才能幸免于难。

“敖烈,今个是南海观世音菩萨的面子,我不能不卖。”西海龙王熬闰皱着眉头,它看着跪在自己座下的儿子,儿子的手微微颤抖:“那就罚你去我下属的辰命湖守湖去吧!”

“您说什么?让我一个堂堂西海三太子去守湖?”敖烈被父亲的话震住了,它抬起了自己化为人形后长相俊秀的脸:“父亲,那真的是我不小心的。您就不能大人有大量的原谅我吗?”

“放肆!”熬闰一拍自己的椅子,龙宫也随着它这个动作震了三震:“你烧了玉帝赐我的明珠,现在还来说是你不小心的。南海观音帮你求情,免你死罪,你现在不知以德报德,还在那说三道四!敖烈,我什么时候这么教过你!”

龟丞相擦了擦额间的汗,它原来站在熬闰身上,看着这对父子吵得是不可开交,它终于站了出来:“三太子,话说辰命湖也是一方美景。只是换个地方住而已,龙王这么做没什么不妥的。”

“守湖!”敖烈性质急,它也“腾”了一下就站了起来:“我可是西海龙王三太子敖烈!凭什么让我去守湖!”

“因为你犯了错!”西海龙王怒不可遏,它一下就站了起来,挡在了龟丞相面前。“孽子!就算不是你犯了错,你父王给的旨意,你也想反抗不成?”

敖烈这时候却冷静了下来,它重新跪在了父亲的面前,高贵的头顶着地面:“儿子不敢。”

“那就这么定了。”熬闰气熏熏地走了出去。

龟丞相走到敖烈面前,驮着那沉重的龟壳缓缓地走到敖烈面前,敖烈还跪着,它放在脑袋前的手握成了拳头:“三太子,你也别太难过。因为你这事,龙王不知道难受了多久。”

“就为了它那颗破明珠就要跟儿子翻脸,然后把儿子告上天庭吗?”因为敖烈的脸还埋在地下,声音听起来闷闷的。“现在还想把亲儿子赶出龙宫!不愧是四海中最冷酷无情的西海龙王!”

“哎,我跟那里的土地爷是旧识,我会托他好生照顾你。”龟丞相没有把它扶起来,只是叹着气出了门:“你父亲和你啊,都是一样的人。”

3

“你说怎么办……大圣……我师父怎么办啊……”小和尚已经坐在了燃烧着的火旁边,猪无奈地拍着他的肩膀以表安慰,而猴子却事不关己地坐在了一棵巨大的树上。

“大圣啊……”小和尚念念叨叨地哭着,猪看了一眼已经把眼睛闭上的猴子,只能皱着眉拍了拍小和尚的肩膀:“那水怪只是骗你的,说不定是它把你的师父给藏起来了。”

“这事不太可能。”回答的却是还没把眼睛睁开的猴子。它一下就从树上跳了下来,站在了火堆边:“那守湖白龙说的,可能是真的。”

然后猴子转身就走了。

猪看着猴子远去的背影:“你别太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那猴子也就是吓吓你罢了。”

这是一片空地,在这片空地的中心长了一棵不知道年龄的老榕树。

只见猴子喃喃了一句“真麻烦”以后,它走到榕树旁,恶狠狠地跺了跺脚下的土地:“土地老儿,我有点事要问你,你给我出来!”

“哟,这不是那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吗?怎么弄成这幅鬼样?”那个神秘老人,土地公公摸着自己的胡子,从土地里蹦了出来。“您可是八百年没来看我老头子了。”

“老头,你别贫。我问你个事,这辰命湖的守湖白龙是怎么回事?它不自打我被如来老儿压在山下就没动静了吗?”

“你怎么知道?”土地公公装作十分吃惊地看着猴子,他一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表示吃惊。“原来你是被如来佛祖给压在了五指山下啊,难怪一直没来看窝这个老头。”

土地公公不等猴子发怒,就自顾自地说:“听说是西海那边出了事,西海龙王斩了自己的丞相,那只小白龙从小就跟着那龟丞相长大,自然是动了怒。”

“所以才把这辰命湖弄出了动静?”猴子本来还想说“就因为这样”,后来它还是没有说出口。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它想起被石块永远压在山里边的江流儿,似乎能明白那守湖白龙的感情。“那白龙……”

“是西海龙王的三儿子,名叫敖烈。用人类的话,就是被贬到这辰命湖当个守湖龙的。土地公公叹了一口气,“但实际上,谁都不知道西海龙王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听说它的儿子都被它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贬出了西海。”土地公公把嘴巴附在了猴子耳朵边上,猴子已经坐了一会儿了,听到土地公公这话,它猛然站了起来。“谢谢你了,土地老儿。”

“这么久了,你还记得我。”这话话音刚落,猴子就不见了。

“土地爷。”一旁的老榕树露出了本来的面貌,一张人脸赫然地刻在了老榕树的树干上。“你告诉它这么多,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能出什么问题?”土地公公靠在老榕树身上,缓缓地坐了下来,他感受着来自山林里的风:“老朋友,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很同情那个猴头。”

“虽然别人老说它作恶多端,但是我就是喜欢它。”土地公公看着已经快慢慢落山的太阳,“老朋友,我跟它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有些事,它就是个命。”

“躲也躲不开。”

4

小仙童打了个哈欠。

房子中间的暖盆里缓缓地冒着烟,放在他面前的茶早就凉了,点心也早已经吃光了。太上老君把剩下的茶一饮而尽,他慈祥地笑着,“怎么?你累了?要不要在我这儿休息一会。”

“唔,我还想知道,为什么那些神仙啊妖怪啊都这么信命啊?”小仙童被太上老君抱在怀里,他的神色间有了一丝倦意,但他还是强忍着上下眼皮要打架的欲望,看着太上老君。“老君,为什么啊?”

“因为天命难违啊。”太上老君轻轻地说。小仙童已经合上了眼睛,幸福的打着小呼噜。太上老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把小仙童放在了炼丹房的卧室里:“你也一样啊。”

门口一阵敲门声打破了炼丹房内的平静。

一个身上肚兜上写着“禄”的小仙童安静地站在门口,他踮起脚尖,像是怕会吵到谁一样地,轻轻地敲着门。

太上老君打开门的时候,那个小仙童差点因为还想接着敲门而差点摔在了太上老君的身上。他脸红地看了看面前的太上老君,“老君,月老找您过去聚一聚。他说酿了上好的桃花酿,就等您过去一叙了。”

“还有……您有见福童吗?我找了他很久,就是没发现他在哪。”他像是不安地捏了捏自己的衣角。

“他刚刚睡下去。你先陪我过去,一会儿我陪你回来找他。你说好不好?”太上老君把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

禄童开心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说定了。”

 @橙橙橙橙橙柠檬(高三不定期) 大圣归来《大圣!》第三章。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