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最美的情书(4)

#是时候虐虐伞哥了#

#太太 @神经源√A 说我是治(致)愈(郁)向写手【深沉】#

#又虐又欲罢不能才是我的终极目标#

#准备开粉丝点CP这次绝对甜#

#粉丝中伞修党很多我被打了真爱记得保护我#

#双人叶估计都会有上下的样子#

#公平竞争嘛咯咯哒#

#我这辈子都不会爽快发糖了你们死心吧#

#我也想试试新文体,夕阳组 @黄烦烦不烦不烦  @叶泊秦淮  @柠檬子  @神经源√A 一起来玩#

#私设或者同人二设、三设#

点CP的朋友: @优雅的公子含  @糖果云的梦 


重要:杨宗纬的《这一路走来》,算是音乐故事。想偶尔尝试一下你一边在听歌,一边在喝茶,一边看我故事的感觉。小说没有必要讲究那么多技巧,只要你爱看,那就够了。如果有人尝试了上述事情,请务必来评论告诉我感受。


4伞修的场合(上)

从来不是他们 刻画的那种样子

“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陈果端茶进来的时候,叶修难得没有坐在电脑前跟众公会抢BOSS。

他坐在沙发上,荣耀第一女神苏沐橙就靠在他的腿边,安静地听他唱歌。叶修唱歌五音不全,但低沉沙哑的烟嗓里流淌着稍许的悲伤。苏沐橙的眼角闪烁着泪花,她浑身蜷缩成一团,好像在给自己取暖。

叶修摸着她的头,他的目光空洞,像是哼着歌一样唱着那首《南山南》。在某一瞬间,陈果听到了叶修带着哭腔唱到:“南山有墓碑。”

陈果皱着眉头把托盘放在茶几上。

她知道,他们两个估计又想起了苏沐秋。

世上有苏沐春夏冬,唯独没有苏沐秋。他不仅是苏沐橙最重要的哥哥,也是叶修职业路上最重要的引路人。苏黎世回来后,叶修就更加沉默了。

只有陈果知道,苏黎世,苏离世。

这是叶修心里永远的伤。

不是谁的王子 讲不出煽情的字

那一年,叶修离家出走。

就像一只流浪的小狗,在路上流浪久了的他,谁都把他当成小乞丐。身上没钱了,吃不了饭,只能去看看垃圾堆里有没有别人的剩饭剩菜;身上脏了,站在别人店门口照了个镜子,就被店员像是赶苍蝇一样赶走了。

苏沐秋牵着还年幼的苏沐橙,像王子一样的对他伸出了手。“嗨,我是苏沐秋。”

苏沐秋的房子不大,却住着三个人。叶修刚睡醒的时候,总能听到房东阿姨在门口的敲门声,还有大声咒骂的声音。睡在上铺的苏沐橙看向自己睡在下铺的哥哥,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苏沐秋却对着妹妹笑得温柔,他把头微微伸出去看着顶上的妹妹:“没事,有哥哥呢。”

叶修躺在地上,刚晒过的棉被有太阳的味道,十分温暖。他把棉被蒙住了自己的脑袋,露出了毛茸茸的头发。棉被底下传来他闷闷的声音:“我也可以养沐橙,我不是你们白捡回来的。”

苏沐秋摸了摸棉被下的叶修:“这是田螺姑娘的报恩吗?”

“我又不是姑娘,报什么恩。”

在喧嚣的王国 守护自己的寂寞

荣耀刚开服的时候,苏沐秋抱着两张账号卡和读卡机回来了。苏沐橙还在房间里写作业,听到哥哥的声音急忙跑了出来,看过他手上的东西时却失望的低下头:“又没有买我的那一份。”

苏沐秋摸了摸自己妹妹的脑袋:“等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就给你买。”

“你每次都这么说,这一次你一定要信守承诺。”苏沐橙朝着哥哥吐了吐舌头,她向厨房大喊:“饭做好了没有!我快要饿疯了!”

叶修从厨房伸出了自己的脑袋:“小鬼,能不能给点时间啊?”

荣耀一区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人。

名为“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和“秋木苏”的神枪手一起站在了新手村门口。

门外惊心动魄 门里我泰然自若

韩文清坐在电脑前。

他的拳套刚刚被一个极度不要脸的战斗法师给爆了,不过后来那个战斗法师还私聊问他,要不要寄回去给他。他现在的脸很黑,“我要打败你,然后自己拿回来。”

他的耳机边传来了一个轻轻的笑声。

“你不相信我?”韩文清用力锤了一下自己的桌面,桌面上的水杯被震得差点滚下了桌子,那边的战斗法师却急忙解释:“刚才笑的那家伙不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

那时候还叫叶秋的叶修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是一个比我更不要脸的家伙,以后带给你认识。”

第二天,一个帅得惊天地的家伙站在副本门口,他操作的角色紧紧握住了“大漠孤烟”的手:“你好,我就是一叶之秋嘴里那个比他还不要脸的神枪手,我是秋木苏。”

韩文清板着脸说:“你好。请你转告他,我今天一定会打败他。”

苏沐秋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叶修,无奈地耸了耸肩。“算了,这话还是留到他上线的时候再说吧。”

这一路走来 说不上多辛苦 庆幸心里很清楚

苏沐橙该交学费了。

这件事是苏家每年最重要的大事之一。孤儿院出生的苏家兄妹一直很艰难的生活,走出孤儿院以后,几乎是苏沐秋一个人在承担家里所有的负担。后来,来了叶修。叶修搭着哥们的肩膀:“虽然多了我一张嘴,但也多了我一双手。”

苏沐秋苦笑:“谢谢你,但是沐橙的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叶修难得严肃着一张脸:“沐橙也是我妹妹,为妹妹尽责是哥哥应尽的义务。还是说,苏沐秋你这家伙一直不把我当家人?”

“就是因为当家人所以我才……”

“那就这么说定了。”叶修直接打断了苏沐秋的话,“我前两天在游戏里卖了点材料,你陪我去银行卡弄张卡。”

“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

“不用不好意思,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叶修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他熟练地打开电脑开关:“我也有个弟弟,我当年一个人走了,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叶修转头看着苏沐秋:“我想要补偿我弟弟,但是我现在不能回去。我是真的把沐橙当成自己妹妹了,我想尽点当哥哥的责任。”

“好,谢谢你。”

是因为还有 那么一点在乎 才执着这段旅途

“老板,您看看,这单再加两百吧,我们两个人肯定帮您把需要的东西拿到,而且还额外附送一些装备。”苏沐秋抓着耳机,他手边有一个记账本,他一边在记账本上写着什么东西,一边手在键盘上快速打着什么。

“明明就两小鬼怎么这么自信?”那人发出了轻轻的笑声,苏沐秋却听到了一点讽刺的味道,苏沐秋冷着脸,但声音却依旧柔和:“老板,您可以去看看副本记录和杀人榜,看看我们值不值这个价。”

苏沐橙搂着苏沐秋的肩头,小声地啜泣着:“要是我也能赚钱……要是我不需要花钱的话……”

“你在说什么傻话?”苏沐秋转头看了一眼难过的妹妹,“有什么事,你哥哥我会担着。”

门口传来一阵跑步的声音。“咚咚咚”的,看得出来现在跑步过来的人非常激动。

叶修手上挥着一张传单:“苏沐秋,我们去打职业比赛吧。我刚才看了一下奖金,都够把沐橙供到成年了。”

苏沐秋拿下耳机,他接过叶修手里的传单:“那你呢?你的奖金怎么办?”

“我不要紧。”

“什么叫你不要紧!你也需要生活!”苏沐秋生气地朝着叶修大喊,这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好朋友生气:“我不需要你同情我。”

叶修却抱住了还在哭泣的苏沐橙:“苏沐秋,我不是同情你,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能跟你一起打荣耀,那就够了。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苏沐秋怒极反笑:“我会,我会一辈子陪着你打荣耀。”

这一路走来 还忍得住孤独 一个人聊胜于无

苏沐秋死了。

收到医院通知的时候,叶修正在给已经回家了的苏沐橙做饭。他们已经确定好了战队,叶修今天取了点钱,买了大骨汤。苏沐橙笑着问:“今天为什么突然做这么好的饭菜?”

叶修也笑道:“因为有喜事。你生长期也到了,你哥也不给你补补。那只好善良的我给你买点好的了,要不要来抱抱我。”

叶修从砂锅里舀出一点汤,打算伸出舌头去试试味道的时候,背后一个柔软的身体抱住了他:“谢谢你,哥哥。”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叶修把砂锅的电源给拔了出来,然后用抹布擦掉了手上的油脂。这两年他们赚了一些钱,不仅给苏沐橙供上了学习的事,自己的生活也能稍微好一点了。他按下通话键,那边一个冰冷的声音问:“您好,请问您是苏沐秋先生家属吗?”

“苏沐秋怎么了?”叶修准备解下自己的围裙时,听到那边那个冰冷的声音先是愣了一下:“请您冷静下来。我是省里医院急救科的,刚才发生了车祸,苏先生因为正面直接被车撞过去,我们……”

叶修的手机摔在了餐桌上,苏沐橙看了一眼突然在浑身颤抖的叶修,替他接起了手机。“喂,不好意思,刚才我哥哥不舒服,你继续说,怎么回事?”

“苏先生抢救无效,已经去世了。”

苏沐橙双腿无力,跪了下去。

外面的雨突然下得很大。

在滚滚浊世 绝不把梦交出 尽管过程多残酷

苏沐橙像是变了一个人,叶修也像是变了一个人。

那天苏沐橙去医院里认领尸骸的时候,整个人哭得跟个泪人一样。她跪在自己哥哥的病床边,也不顾旁人拉扯,抱着自己哥哥冰冷的身体大哭:“哥哥,你说好要看着我嫁出去的,你先走了,留我一个人怎么办?哥哥,你不守诺言……你给我起来……”

叶修站在病房门口呆愣着不动。

不远处就是急救室,里面还有人在抢救。大概是家人的人坐在急救室门口,一个男人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皱着眉头一根又一根。烟雾缭绕在他的身边,直到护士过来,他才把烟给灭了。

他刚才好像看到苏沐秋还站在他身边了。

他摸出身上剩余的钱,在医院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一盒烟。卖烟的老板皱着眉头看着他,叶修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吃上一顿饭了。他看起来瘦瘦小小的,脸还有一点苍白,老板把零钱递给他的时候说:“年轻人,有什么不能扛的?少抽烟,多做事。”

是哦,他还有一个妹妹要养。

他还有苏沐橙,苏沐橙还在他身边。

苏沐秋给他留下了很多东西,梦想和家人。

本来一无所有的他突然变得很富有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一个家人。

一个对于他来说,就跟双胞胎弟弟一样重要的家人。

雨夜里,传来一个男孩悉悉索索的哭泣声。“沐秋,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是不是你嫌我太麻烦了……沐秋,你不要走。”

自此,叶修的荣耀只有一叶之秋。

他的身边再无苏沐秋。

再也找不到像苏沐秋那样的人了。

无论他人操作或是战术再怎么完美,他们都不是苏沐秋。

评论(6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