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圣诞彩蛋积分引发的迷案(中下)

#冷CP抱紧我#

#快要结束了已经不能陪你们过元旦了#

#因为元旦还有元旦系列你们爱我吗#

#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甜文写得跟虐文一样我错了#

#OOC加私设你们还会爱我吗#

#下周三期末考试了我好方#

#写个长评跟我告白吧#

#对了你们在这一章哭出来我绝对不会笑你们#

#因为我自己也好心塞#


1新嘉世的圣诞节

夏仲天刚从公司回俱乐部的时候,寒风凛凛。他的脸已经被风吹成了高原红,但他一点也不在意。他不时地看了看手上的表,指针走向十二点。太阳高高地悬挂在天空中,他却缩进了自己的衣服里,然后吐出了一团白色的雾气。

新嘉世真的在挑战赛中站了起来。

邱非的“战斗格式”率领着原来嘉世留下的训练营继续艰难前行,也许外人根本就不明白,邱非需要承受着多大的压力才能扛着它站起来。他接受常先采访的时候说:“这是前辈爱的地方,不能被我给毁了。”

他们没有节日,只有训练,不断训练。

大概是因为有一个以身作则的好队长的缘故,比起同是一个城市的兴欣,它的画风就要来得更严肃一些。叶修曾经在全明星上调侃自己的徒弟:“我家弟子明显是继承了我的优良传统,一派正直。和兴欣那群用着猥琐流还自称很正直的家伙不一样,他是真的正直。”

说完还摸了摸自家徒弟刚刚修理过的脑袋。

自家徒弟还年轻的脸上却有了一丝刚毅,像极了还在网游里,那个爱负责任的韩文清。叶修再度捧起自己徒弟的脸颊:“哎呦,可别真被我培养成联盟第二老韩了。职业联盟有一个钱包脸就够了,我还是喜欢那个可可爱爱的小邱非。”

邱非轻轻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前辈,嘉世只有我了,我必须要全力以赴。”

叶修却笑着扳过他的脑袋,他指了指在嘉世观众最前排坐着的年轻后辈们,“你还有他们。邱非,记得我教过你,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别学那个王大眼。”他的下颚点了点舞台上正在耍流氓的方锐,准确的来说是站在他后面的王杰希:“什么事情别自己一个人担着,你还有他们。”

只可惜,你不在我身边了。

夏仲天走进训练室的时候,故意咳了两声试图引起队员们的注意。但此时,队员们都围在了他们队长的电脑桌前,专注地对着电脑屏幕指指点点。

“叶神放水放得多明显啊。你说,邱非队长会不会生气?”

“这是指导赛啊笨蛋,没见着叶修前辈的文字泡么?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对队长说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的。”

“而且你看队长表情,看上去还挺兴奋?队长不是抖M吧?额……想象了一下就觉得好可怕。”

他们背后突然传来一个重重的咳嗽声。

有人正在从夏仲天背后走进来,他手上拿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哟,这不是老板吗?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来找队长的?”他边说边喝了一口,然后他满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可惜今天队长已经是叶神的了,你别想了。”

他的脑袋马上就受到了夏仲天选手一万点的暴击。“老板,你在干嘛?我说的是实话嘛,你干嘛打我?”

人群中又传来一阵骚动。

此时的邱非已经放下了自己的耳机,他带着温柔的笑容正在给自己做手操,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君莫笑”下线。“下次,你还会陪我一起吗?前辈,好想见见你。”

夏仲天再次咳嗽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这不是经理吗?您怎么有空过来?”小年轻们高高兴兴地围了过来,夏仲天尴尬地笑了一下:“那啥,邱非队长,你能够跟我来一趟办公室么?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一下。”

邱非站了起来,他无言地站在夏仲天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夏仲天皱着眉头递给邱非一瓶绿茶,他见邱非一直在掰自己的手指,已经涨红的指头似乎在诉说着它今天的酷刑:“是不是叶修又拉着你做什么非常规的练习了?你手怎么会变成这样?”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邱非歪着头问,他旋开了夏仲天递给他的绿茶,一口气就喝下了大半杯,“早上我打电话给前辈,是我拉着他做练习的,也是我拉着他陪我下竞技场的。不打紧,我没事。”

夏仲天只能叹了一口气,他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桌面,“亲爱的队长大人,今天可是圣诞节。”

“又不是什么重大的节日,不需要打电话给家里人吧?”邱非放下自己的绿茶,他窝在了柔软的沙发里,像一只刚出生的小猫般,好像在祈求着沙发的温暖。夏仲天刚刚回办公室,暖气还没开始工作。

“小邱啊,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夏仲天看着已经把自己蜷缩在沙发上的邱非小猫咪,忍不住地笑了出来:“你真的就这么喜欢君莫笑?”

“或者是叶修这个人。”

“我一开始以为你只是单纯的崇拜,但后来看来,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夏仲天像是斟酌了一下,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还有点心虚,没想到邱非却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觉得我应该抱着什么样的感情?他可是我们的对手。”邱非说这话的时候铿锵有力,但是他很快却软了下去:“我不能再依靠他了,他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夏仲天站起来,他走到沙发旁边,靠着沙发站着。“小邱,我网游里存了点积分。今天圣诞节,荣耀商城有个活动,那个积分可以换到君莫笑的手办。”

夏仲天说这话的时候心默默在流血,天知道他已经粉了老嘉世多少年了。就算在这时候,他也想买斗神一叶之秋的手办。

但邱非却站了起来,“只有手办,有什么意义呢?”

手办永远不及他就在我身边。

邱非放在队服裤袋里面的手机响了,邱非听到铃声的那一刻笑了,夏仲天却再次皱起了眉头。

这和他平时听到的铃声不一样。

邱非说实话算是个对训练比赛之外的事情都不太感兴趣的人,他的手机是旧款的水果,铃声也是默认的。夏仲天在他身边已经快一年了,都没发现他对这个铃声感到厌倦。

而今天,他却听到了不一样的铃声。

电话那头,是风呼啸的声音。邱非站在窗户边,看着被风吹起来的落叶,再次恢复了刚才在竞技场时那抹温柔的笑容:“怎么了?前辈?”

电话那头先是一阵迷之沉默后,叶修的声音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响起来了:“想给徒弟打电话不行吗?邱非,圣诞快乐。”

“前辈,你在哪里?怎么听起来好像在外头的样子?”邱非皱着眉头辨认叶修那边的环境。职业选手的耳朵都挺好使的,因为他们要用耳朵在赛场上辨认来自各方的攻击。邱非也不例外,现在的他好像听到了车来车往按喇叭的声音,还有风狂吹的声音。

“我在嘉世楼下,想来看看你。”叶修愣了一下:“如果你在训练的话,那还是算了。我还是回去吧。”

叶修话音刚落,就看见了连外套都还没来得及穿上的徒弟站在了嘉世的门前,他看上去威风凛凛的,瘦小的肩膀现在已经扛起了一切沉重的东西。

啊,自己的小徒弟已经长这么大了吗?叶修心里想着,邱非已经扑了过来,正好撞在了叶修的怀里。“我以为……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

邱非没有说话,他在叶修的怀里蹭了两下,却发现穿着羽绒服的叶修衣服异常的冰冷。他赶紧握住了叶修没有戴手套的手,本来还显得有些兴奋的脸庞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为什么不戴手套?你到底在这里站了多久?”

“有一阵子了,刚下竞技场那会我就出来了。”叶修揉了揉自己脑袋,他不喜欢戴手套,只是单纯不喜欢手套把他的手给束缚住的感觉。

他不喜欢被束缚,特别是手,因为这会让他感到不安。

而他心爱的徒弟却举起他的手,紧紧地抱在了自己的手中,然后不断向里面吹气,想要把自己身上的热度全部传给那个不懂心疼自己的前辈。“天冷,见到了就回去吧。”

“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啊?”叶修笑了,他抽出自己的一只手摸了摸徒弟的脑袋,还是那么毛茸茸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猫。

“不是不想见到你,只是怕你着凉了。”不是不想见到你,而是太想太想了。就是因为太想太想见到你了,所以不希望你受伤。就是因为不希望你受伤,所以才想要好好保护你。

但现在的我,还不够资格。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冰冷的钥匙扣,精致的伞状外表下,暗红色的它显得有些惊艳。在寒冷的冬天里,它就像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焰般,烫伤了邱非的眼睛:“前辈,这是?”

“圣诞礼物。邱非,圣诞快乐。”叶修把钥匙扣放在邱非开始渐渐变凉的手心里:“要继续加油啊,我看好你。”

说完就像是了却了什么愿望一样,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邱非一手抓着刚才叶修给的钥匙扣,一手朝着叶修的背影伸出了自己的手,但然而他什么都没有抓住。他紧紧握住那个什么都没有抓住的手,眼神痛苦。

前辈,你要在荣耀的巅峰等等我。

我还差得远,所以你要等等我。

我怕你走了,我们就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夏仲天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他咬着下唇看着楼底下发生的这一幕。他的电脑显示屏上,是荣耀商城的界面,一叶之秋的手办图全屏显示在他的显示屏上。

然后他握紧了拳头,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恋恋不舍地关掉了一叶之秋手办图的界面,然后打开君莫笑的界面。

我看到了你对他的爱,远远超过了我对嘉世的爱,我对一叶之秋的爱,我对荣耀的爱。

邱非,它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你就像那团火焰,很危险,却很耀眼。

我相信你总有一天能成为与他并肩的荣耀。

所以,加油。


评论(8)

热度(332)